北极星在何处?

人的真正价值只有下跌才会明白。

被卷入大藏省丑闻而辞去大藏大臣职务的泉川议员的宴会,召集了家人在老家泉川家的家里举行。


「这是桂华院大人。

真诚地欢迎您的大驾光临」


「因为我收到了邀请函。

裕次郎在哪里?」


政治家的宴会有几种类型。

大家都知道的那种为了筹集政治资金的宴会,宴会券的价格中有几成是那个议员的政治资金。

上次在我家的女演员号上面开的宴会就是那个。

这次的事件是邀请当地的名士和有权势者举行的宴会,真的是只有自己人参加的宴会,其目的在于选举组织的紧缩。


「在那边。

如果可以的话,需要我帮您叫吗?」


秘书的照顾我轻轻地鞠了一个躬就拒绝了。

虽说送出的人是裕次郎君,但宴会的主角是泉川议员。


「我先跟裕次郎的父亲打招呼了。」


「知道了。」


我走在武家宅邸的和风宴会厅的正中间。

泉川家是武家的后裔,在当地作为名士而闻名。

政治家一家,从其贡献中历代户主得到了一代男爵位。

一代男爵在某种意义上继承的问题,只是简单地成为了枢密院制度的问题,暂且搁置一下吧。

我的身姿成为客人们的话题也是工作之一。

那是因为表达了桂华院家不会忽视泉川家的信息。


「呀。

小小女王大人。不是很活跃吗?」


「久疏问候。

泉川叔叔。

现在,如果有选举的话,我会当选的♪」


这种装大人的说法,不仅让泉川议员笑逐颜开,也引起了与会者的笑声。

这一年是参议院选举的一年,这次的宴会也是为了让执政党在当地参议院选举区获胜而决定参议院候选人怎么坐的席位。

作为晚会的主角的泉川辰之助副议员虽然是众议院,但也考虑着让长子泉川太一郎参加参议院选举。

这里的参议院选举区的定员是二。

在野党系的候选人只有一人,执政党系的现职已经决定了候选人并进行了活动。

另外,根据我所知道的结果,这次选举以执政党系意外的失败告终,现内阁被迫总辞职。


「那真可靠啊。

到了你能参加竞选的年龄,就找我或者太一郎。

我们来准备席位吧」


「我会考虑的。

不过,这还是很久以后的事。

裕次郎在哪里?」


「啊。

应该是稍微离开座位去看星星的。

如果可以的话就去吧」


「是的。

那我就告辞了」


行了一个礼离开之前,我看到了裕次郎的哥哥太一郎的脸。

一副紧锁眉头的严峻表情。

确实,在游戏中他落选了,结果泉川议员在总辞职后的总裁选举中输了。

在派系内部和选举区失去力量的他没有参加下一次选举而引退,之后泉川家兄弟之间发生了围绕地盘的家骚动。

裕次郎背负着泉川家的设定应该是相当困难的。

因为他在游戏里是18岁,所以在能获得被选举权的25岁之前是不能行动的。

他的路线是一个讲述了他年轻就继承了家,却无法在表面工作的苦恼和孤独的故事。


「好冷啊。

看星星什么的开心吗?」


我向独自伫立在庭院里的裕次郎君打招呼。

吐出的气很白。

虽然离春天很近,但我和裕次郎君都还是冬装。


「我一直在眺望北极星。

几年几千年几万年一直在那个地方静静地伫立着,难道不寂寞吗?」


虽然是很诗人的说法,但他在学校的立场有点变差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现任大臣引咎辞职的大丑闻。

正因为那样单纯而纯粹无垢,孩子才更敏感。

这样的话光也君就站在被孤立的位置上了,但是他其实从一开始就被孤立了……咳咳。


「谁知道呢。

我不是星星,所以不知道那一点。

我太过闪耀了,会被大家避开的。不过分吗?」


按照这个理论来看,在庶子系和东侧内通的基础上留下大量不良债权而导致父母死亡的我,就如字面上那样孤零零。

事实上,由于精神年龄大,女性之间达成了某种不战协定。

不属于任何一个女子团体,而是作为一名观察员参加女性间的仲裁。

正因为是完美的异物所以无法吸收,比起排除的选择,大家选择中立的选项。

嘛,也可以说是因为这个年龄还没有恋爱关系。

女人为了笼络男人,会笑着出卖朋友。


「但是这才像桂华院小姐啊。」

「什么才像啊!才像!?」

「对不起。对不起」


两个人在寒冷的天空中相视而笑。

就这样眺望冬天的星座。


「对不起。

好像父亲用我的名字发出了邀请函」


「道歉的是我。

在上次聚会上给你添麻烦了吧。

所以一笔勾销。」


然后两个人笑了。

大概是天气变冷了吧,裕次郎君从水壶里拿出了冒热气的饮料。

从香味可以知道。

是皇家奶茶。


「请。」

「谢谢。啊!」

「很烫,小心点。」

「再早点说啊!

我不知道裕次郎君有这样的兴趣。

下次大家一起去看星星吧♪」


裕次郎君苦笑着对一边呼呼吹着一边喝着皇家奶茶的我。

那个声音和眼睛有点放弃了的神色。


「桂华院小姐光是来就很感谢了。

还有谁能陪我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呢……」


裕次郎的话停了。

好天真啊。裕次郎君。

那种担心,那家伙怎么可能注意到呢。


「喂!

找到了!裕次郎。

什么。瑠奈也在吗?」


「什么啊!」


「但是好冷啊。

泉川和桂华院在干什么?」


「在看星星哦♪」


当然,告诉荣一和光也君要去的是我。

虽然大人们都拒绝了,但是因为有我这个理由,所以才勉强同意了两个人的参加吧。

我瞥了裕次郎君一眼,没放过他揉着眼睛。


「裕次郎在教我认星星。

你瞧!

那就是北极星!」


我自信满满地指着星空的星星。

对我的笑容和响亮的声音,裕次郎君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说了一句话。


「桂华院小姐。

北极星在那边」


嗯……


还有


「顺便说一下,北极星好像是在动的呢。」

「骗人!?」


突然插嘴的荣一和愕然的我突然间舌战了起来,裕次郎看到这笑了,我也确信了。

你知道的吧。这件事。


「正确的事情不是全部。

但是,你很喜欢这种说法吧?」


对用眼睛发牢骚的我那样说并眨眼的裕次郎君,我沉默了。

你可以成为优秀的政治家哦。





政治家的聚会

    因为这样的理由,饭菜供应很抠门。

    另外,也有作为捐款手段的企业购入后只作为门票分发的情况。


98年参议院选举

    由于新进党崩溃,在被认为轻松获胜的选举中意外败北。

    背景之一是消费税增税导致经济恶化,消费税被认为是「鬼门」。

    因为和现在意识不一样,所以很吃惊。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