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和主要脏器和毛细血管

这一话的一条是虚构的(棒读)



如果把金钱比作血的话,大企业就是主要脏器,中小企业是毛细血管。

为了让主要脏器幸存下来,不让毛细血管血液流通就是严格的风控,紧缩银根,催促回款。

熟悉这个对策的人就在我身边,这关系到我的幸运。

这就是,出身于地方银行,对中小企业的现场情况非常了解的一条。


「总之,如果想帮助中小企业的话,就必须支付几个项目。」


实际实施中小企业对策的一条是给我几张传单。

对于被要求买什么来,心里七上八下的,但是看到那个的我的目光就变成了点状。

「……壁挂白板的行动计划表?」


「是的。

而且是写两个月的东西。

这是我的经验,几乎所有被迫从事蹬自行车一样操作的高杠杆负债经营的企业都会使用一个月的行动计划表」


人类是根据意识来规定行动的生物。

而且,长期持续的习惯会给这一点提供支持,但是在经济活动中,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漏洞。


「虽然是日历类型的弊端,但是写下来下个月的计划是月末或者那个月初吧。

然后,很多人在那个月初发现需要支付的时候就慌慌张张跑进银行。

如果是两个月的类型的话,那个月末和月初的日程的漏洞确实会被填补」


一个月类型的人会取消那个月的计划,写下来下个月的计划,所以如果有月末的重要日程的话就无法取消,这种情况非常常见。

两个月的类型就那样转移到下个月,只把上个月的东西改写到下个月就可以了,所以很容易确保时间充裕。


「首先,确保中小企业最穷困的『时间』资产。

重建之类的,如果不确保这个时间的话,是绝对不能顺利进行的」


从实际体验中强调的一条就是我作为21世纪人理所当然的问题。


「喂。

电脑的时间表软件不行吗?」


「『没有钱给那种玩具!』有人这么说。没错。

我的前辈们好像连算盘都被扔掉了」


好厉害。

而且,像这样的社长们那样大多是手艺高超的工匠类型,他们最先因为不良的财务状况被严格风控干掉了。

这是一个明明技术很好却不能适应环境的例子。


「正因为如此,才要白板。

虽然目的是管理日程,但还是请社长们说「比起撕破日历更划算哦」。

另外,写这个交给调职员工。

说是「不让社长费心」。

所以要掌握日程」


啊。

代沟的厉害令人头晕目眩。

价格在一万日元左右,即使分散到数千家中小企业,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一亿。

接下来一条提出的是厕所的清扫工具。

一条苦笑着对完全在头上带着一堆问号的我说。


「这也是我的实际体验,在有问题的职场厕所很脏。

客人用的厕所即使是经常打扫,看到工作人员使用的厕所也会一目了然。

员工的道德和资源也是重建的重要因素」


「道德和资源?」


一条用具体的例子回答了不明白意思的我。


「『连打扫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这是资源。

『没有打扫厕所的意识』这是道德。

不看现场的话是哪一个就不知道,一个厕所就可以知道这么多。

让调职人员带上道具,全体人员有义务打扫前往的厕所」


一套买也要几百日元。

另外,一条好像是在地方的营业时代持续这样做的,现在董事室的厕所好像还是自己打扫的。

我觉得确实确保了优秀的人才。


「那么,最后一张是什么?」


我轻轻摇动着糖果、巧克力、仙贝等点心组合的传单。

里面还有茶和咖啡的套餐。


「这是职场上有女性时的武器。

在那样的地方毫无疑问是由女性、夫人或社长的情人担任会计的。

为了让大家拿出真实的数字,绝对是必要的」


大概一千日元一套一周,所以一月四周计算是四五千日元。

大概这不是经费而是自己掏腰包的吧。

看到苦笑着的一条,一想到每次他都要钻到修罗场里,就不得不承认,这么做的他,就算只是地方银行,也是个堂堂的爬到有名的东京分店长的位置的人。

能做到的人,即使只是一点小道具和关心也会和普通人拉开差距。


「到这里为止都是我自己决定的,从这里开始需要大小姐的裁夺。」


一条这么说了,这次拿出了我也能理解的传单。

首先是50CC的轻便摩托车和安全帽。

也就是他们的脚。


「付款和收款都很麻烦,所以社长们经常推迟。

调职的员工会由会计来派送,这类工作就交给他们吧。

因为经常会使用没有停车场的商店街和没有车进入的小路,所以必须至少也要有个这样的小摩托」


一台10万,引进数千台的话就是数亿。

确实这个需要我的裁决吧。

尽管如此,对现在的我来说不过是一点点钱。


「那么,考虑到整体指挥,电脑是绝对必要的。

虽然各个企业都有无法挽救的可能性,但是只要通过合作、合并等方式来增强交涉能力,资金的周转就相当轻松了。

请把这样的经营重建总部建在城镇的某处,并把电脑放在那里。

价格便宜也没关系。

如果有电子表格软件就好了」


最近开始出现价格下降到10万日元的电脑。

这方面也会产生以亿为单位的费用,但不良债权的处理却是以兆为单位。

看起来真的是一点点钱,所以很不可思议。

一条是在这方面的发表能力也很高。


「那么,最后是那个经营重建总部……」


「是为了在合并中重复出现的桂华银行的分店整理合并并废除。

真是漂亮。

没法抱怨了吧」


银行的分店为了交换结算信息而构筑人脉网络的情况也很大。

这个时期完全处于能接受开放加入IT设备使得业务改善的立场。

我胡乱地在一条准备的重复店铺的再利用计划上盖了章。

在一条恭敬地鞠躬后,才一本正经地断言。


「恐怕中小企业选定就要半年。

将救济和重建分开进入正轨,那就已经几年了吧。

在那之前景气再好转就好了」


我知道。

景气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从这里开始毁灭性地恶化。

然后,无论如何都要做好防御工作。


「不是的。

景气不会好转哦。

是要让景气恢复啊。我们……」


一条脸也绷紧了,对我这个不像小学生的低沉声音断言。

声音上带着一点诙谐。


「这个命令。

确实收到了」


这样。





白板和日历

    另外,没有白板,直接写在日历上的地方也很多(远望)。

    在这个时期的男性职场,花花公子系的色情日历被堂堂正正地贴上。

    到了下个月的时候想要扔掉的日历而吵架的笑话时有,在男职场意外的是这个色情日历的效果很大。


时间充裕

    特别是工资方面,25日截止的5天支付的话没有两周,所以社长会跑进银行。

    再加上月末的票据扣款等是高杠杆负债经营的典型例子。


社长

    一般来说,像这样被称为社长的大多是一位师傅。

    那个工匠类型是由企业的三次或四次承包在家工厂制作零件的。

    大概容易理解的是《寅次郎的故事》的章鱼厂长。


厕所脏

    最肮脏的理由是吸烟。

    所以,只有在厕所吸烟的人不打扫。这是。

    自己在百元店买了烟灰缸的回忆……


电子表格软件

    顺便说一下,这一带的Excel文学很受欢迎。

    中小企业的社长不仅字写得难看,格式也乱七八糟,真的很宝贝。

    光是「在这里签名」就可以了,真是太难得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