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打……出头的JS? 其1

帝国经济团体联合会。

那是日本经济的司令塔,也是财阀的根据地。

在那里通过的议题,将作为经济界的陈情推动政府。


「会计大爆炸冻结了吗。

现状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隐藏在金融大爆炸的阴影中,但是这个会计大爆炸也被认为是日本经济停滞的原因已经很久了。

那个重点是时价会计,这是对不良债权处理很重。

这个时期的日本企业,通过账目利润来增强体力。

说起来,不良债权就是股票和土地的损失。

如果以100万日元买的股票达到200万日元的话,就认为是100万日元的利润;

相反,如果是50万日元的话,就损失50万日元。

虽然是这样的想法,但问题在于评价时期。

这个时期的日本是以账面价值,也就是购买时的价格来决定这个包含收益和损失的。

但是,在美国,这是以时价即当时的价格来决定的。

要说这里哪里比较不妙的话,如果价格不断上涨还可以,但如果一直下跌的话,就必须要经常处理损失。

日本长期处理不良债权的理由就是这个。


「因为处理不良债权而成为病人的日本经济需要的是营养和药物,却想要减肥。」


怎么会被打到呢。

另外,其中最重要的是消费税增税,再加上财政部的丑闻,现在的财政部还没有组织的功能。


「对财阀来说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股票的持股风险很大」


橘的说明让我重新看了看文件。

时价会计的转移作为由于财阀解体的经济活性化政策,在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某种程度上被认识又是头痛的地方。

所谓时价会计,如果经济状况好转,内损消失的话就没什么问题了,但是在信用危机发生一次暴露的瞬间,一直保持一种一击致命的恐怖是很可怕的。

实际发生的一击致命,97年发生的北海道开拓银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个时价会计是面向投资家制定的制度。

对于现在日本还残留着财阀的微妙的经济界,这是一项被誉为改革开放的重头戏的政策。


「财阀无用论啊。

这附近很麻烦呢」


橘罕见地闯入了我的抱怨。

一本正经地。


「虽然这么说,但是社会上对于收购桂华银行和桂华集团的变卖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会是的吧。

防止了惨案的代价。

现在的日经平均股价以20000日元突破了俄罗斯金融危机,虽然因消费税增税而出现的不景气,但是渕上总理为了防止这种不景气,制定了以大规模公共事业为支柱的预算来应对。

那样的话,关注这些处理的手段是理所当然的,参议院没取得过半数的事在这里回响。


「归根结底,这不是财阀救济吗!」

「桂华银行卖给桂华集团的结果,不就是桂华集团的暴发吗!」


在在野党的追求下,媒体引起骚动,媒体骚动的话,在野党就会提高议程,这样的恶性循环使国会陷入困境。

然后再回到开头的话题。

帝国经济团体联合会主办的宴会邀请函。

这种会议是清麻吕叔叔出席的,所以希望我能作为宴会之花出席。

或许是因为与帝西百货店的海报、帝亚国际管弦乐团的合作,才使得名声大噪的吧。


「如果大小姐不愿意的话,我想可以缺席吗?」


对于橘的关心,我慢慢地摇了摇头。


「没关系。

表面上的宴会上的花不是我一直在开的吗?」


那时的我没有注意到。

表面上的代价。




一到会场的酒店,闪光灯就被点燃了,媒体的大家还没等我开门,就一齐插上了麦克风。

看了记者们的社章,好像是周刊杂志。


「是桂华院瑠奈小姐吧!

请告诉我!」


「我是周刊○○的人!

想听桂华院小姐的一句话!」


「我是女性○○!

作为模特来说……」


警备人员慌张张地想把记者拉开,但他们却用数量和报道自由压过去,一个劲儿地拍着我的照片。

橘向司机发出指示,指示他前往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这种时候坐车虽然安全,但肯定很恐怖。


「在帝西百货集团的海报上有大小姐登场后,突然有人来采访我,我全部拒绝了。

记者的数量也许是这个原因吧。」


如果直接面对的话可能会被埋伏,所以在绕着周围转一圈的期间,橘说出了那个记者们存在的理由。

话虽如此,因为在帝西百货集团的海报上刊登的时候是去年,所以我不认为现在会大举蜂拥而至。


「橘。

在那里的那些人是演艺杂志吧?」


「好像是啊。」


「为什么经济部的记者不在呢?」


如果我是作为吉祥物出来的话,我知道演艺记者会出来。

但是,那个宴会是帝国经济团体联合会主办的宴会。

经济部的记者来采访也不奇怪。



那么,经济部的记者消失在哪里了?



「是的。

仲麻吕大人……是的。

是的。

我知道了」


沉思着的我的耳朵里听到了橘的声音。

当知道对方是仲麻吕哥哥后想要去询问的时候,橘先开口了。


「非常抱歉。

大小姐。

根据仲麻吕大人的指示,今天的宴会取消。

而且因为是记者跟着的样子,所以请谅解中途会增加警护」


我从侧镜看了一下背后,发现有几辆挂着照相机的轻便摩托车。

我想这房子也跟着记者,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通过电视周刊杂志的介绍得知了理由。




『泉川副总裁和桂华集团的暗线!?


不久前,恢复为立宪政友党副总裁的泉川副总裁和新兴财阀桂华集团被发现有黑色嫌疑。

在参议院选举中,桂华集团全面支持泉川副总裁的长子泉川太一郎参议院议员,柳谷金融再生委员长隶属于泉川派,因此涉嫌为实质上国有化的桂华银行提供便利出售。

出现了利益供给的疑问。

泉川议员及桂华集团宣传全面否定了这一嫌疑,但在野党方面将泉川副总裁的传唤证人纳入视野,并以此为追求方针,参议院势必发生波澜。

对于现在正在进行预算审议的执政党来说,出现了令人头痛的问题,再拖延审议的时间与预算通过的延迟有关,执政党和在野党都在进行讨价还价……』 





会计大爆炸

    在史实上看起来还很健康的长银破产成为了导火索。

    还有,即使持有这个,安然和雷曼也破产了。


现在的日经平均股价是20000日元左右

    史实上99年开始的价格是13000日元。

    因为让拓银和山一的破产软着陆,度过了亚洲经济危机和俄罗斯经济危机,所以相当顺利。


这次疑惑的参考

    某森友加计问题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