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打……出头的JS? 其2

99年春天在政界有一个稍微大的活动。

这是以东京都知事选举为首的统一地方选举。

现状的风对执政党不好。


「关于桂华银行的出售,是正式在大藏省进行拍卖的案件……」

「那么,那个案件只参加了一家叫做月光基金的基金是怎么回事呢?

月光基金是在桂华银行接受了巨量的融资,不只是桂华银行的皮包公司吗?」

「月光基金是以美国西海岸为根据地的基金……」

「桂华银行的董事和执行董事在那个基金里联名是怎么回事?

而且你知道这个基金的持有人是谁吗!?

还是小学生的桂华院瑠奈小姐!!

桂华集团的皮包公司不是一目了然吗!」

「桂华集团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只能这样回答了吧!

还是说你是想说,一介小学生主导收购了价值八千亿日元的巨大银行?!」


我很为难。

明明是事实,却没有人接受那个事实。

当事者的我完全被排除在外。

然而,媒体却把我当作只使用名字的可爱女孩子,依然在屋子里贴着。

我关掉电视,向等候着的橘发出了指示。


「请清洗桂华银行内部的人。

有内奸。」


我主导的事情只有一部分人知道,但是桂华银行首脑部是知道月光基金只能以我的名义然后一条和橘控制的。

恐怕是某个干部为了将橘和一条拉下马而流出来的吧。

在这种时候,由于拼凑而变大的这家银行很脆弱。


「一条。

可以提拔你的棋子送过去吗?」


隔着电话听的一条很干脆地否定了我的提问。


「不行。

旧远东银行系的人的优待,会招致其他银行系的人的嫉妒,中小企业的救济事业忙得不可开交。

比起这个,把在殖民地上处于流放岛屿状态的大藏省的那些下凡官员们抱在怀里的话,内部的动摇也会平息的」


正因为在这附近的现场,所以对于一条毫无意义地有说服力的话,我只能苦笑。

虽然一条上看不到我的苦笑。


「那一点就交给你了。

橘。

请帮一条的忙」


「知道了。

据说仲麻吕先生想和您下午见面」


是这件事吧。

橘的报告使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久不见。

仲麻吕哥哥」


「好像被说了很多,但是不用在意。瑠奈」


互相打招呼时,紧张的气氛一下子传开了。

话虽如此,但互相试探对方的内心也很难受,所以我向仲麻吕哥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那么,桂华集团的陷阱是怎样的?」


「如果是最稳妥的地方的话,应该会从瑠奈那里拿到月光基金吧。

但是,金额太高了,瑠奈读了这个之后就会把资产转移了吧?」


考虑到万一,赤松商事的皮包公司之一隐瞒了资源业务的一部分收益。

如果认真去寻找的话应该会发现,但是过于急速扩大的桂华集团甚至连桂华院家也无法把握情况。

现在九段下正在建设中的大楼预定成为我的居城,不过,这个资金的出处也是从月光基金让数家皮包公司出资以扰乱视线。

而且,月光基金的伙伴们只能接受橘或者一条,或者说是我的命令,实际上是在拼命增加收益。


「我确实想保留小学生的零用钱。」


虽然不知道最近小学生的零用钱,但是赤松商事的皮包公司隐藏的财产膨胀到了3000亿左右。

此时,月光基金本身的财产已经超过了兆,资金大部分将用于偿还给桂华银行融资的日本银行特别贷款。

在这里,桂华院家将这一财产压下去对于日本经济的再生来说是相当痛苦的。


「嘛,那就先放在这里吧。

仲麻吕哥哥。

问题是周围人是怎么考虑这次骚动的结束的呢?」


对于我的问题,仲麻吕哥哥断言了。

也就是说,这才是这件丑闻的本质。


「统一地方选举。

不,应该到东京都知事选举结束为止吧」


丑闻这种东西很有趣,其进展是反论的。

要说是怎么回事的话,有因为辞职和选举失败,那个疑惑才被正当化的一面。

这是这个时期媒体经常使用的「民意」。

正因为如此,没有过半数的参议院成了问题。

在参议院问责决议中,大臣被解雇的现状导致了渕上总理并不痛苦的政权运营。


「在野党的目标是柳谷金融再生委员长吗?」


「我想这之后会和执政党的反主流派联合起来夺取政权。

至少不想把政权交给把财阀解体作为政策支柱的在野党,这是我和父亲的真心话」


说着淡然话的仲麻吕哥哥在这里投了炸弹。


「其实,桂华制药有合并的传闻。

对方是岩崎制药」


那个的意思只有一个。

桂华集团的合并。

不,岩崎财阀吸收了桂华集团。


「要接受吗?」


「这是个令人烦恼的地方。

制药事业的研究费高涨着。

总有一天不扩大规模的话会很辛苦,这是事实。

我们公司的事业规模是中坚的」


仲麻吕哥哥凝视着我,淡淡地继续着,这是相当危险的故事。

而且事到如今我也确信了。

至少仲麻吕哥哥和清麻吕叔叔都看穿了我。


「顺便说一下,桂华化工也有和岩崎化学相结合的好处。

因为是和日本顶尖的大财阀合并,所以只要不是很严重的事情,我们这边也不会损失,这也是作为岩崎财阀的股东一族联名的。

瑠奈必须要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果然问题是桂华银行吗?」


「那里所拥有的帝西百货集团和赤松商事无论哪个财阀都想要得到。

瞄准的家伙们,大概是觉得吃了桂华集团的话桂华银行必然会紧跟在一起吧,但是知道了由于这次的骚动,月光基金这个谜一样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会成为障碍。

所以有必要把它拿出表面来寻找它的真面目。

虽然谁都没想到其真面目真的是瑠奈」


说累了,命令橘拿葡萄汁来。

仲麻吕哥哥喝咖啡。


「月光基金。

不想要吗?」


「说不想要的话就是骗人了。

几千亿,搞不好的话就是有兆的资金的基金。

但是,考虑到被瑠奈讨厌,这不是很好的选择。

至少我和父亲都没有勇气与渕上总理和泉川副总裁为敌」


看着说着玩笑话的仲麻吕哥哥,我笑了。

下套的人是在野党或者执政党的反主流派或者财阀解体论者。

另外,受到以桂华银行为目标的岩崎财阀刺激的其他大财阀也成为了赞助商。

橘看了那个机会,在我们的桌子上放了葡萄汁和咖啡。


「如果不剥下整个身体的话,就用吧。」


「我说过了吧。

不想被瑠奈讨厌。

以监护人代理的身份把我的名字公之于世。

作为参议院的代表人,必须召集参考人吧。

成为那个人柱的就是我」


「这样的话,不就只有毫无罪过的哥哥才会成为被人嘲笑的人了吗!?」


我站起来喊,果汁从杯子里溢出。

看到橘为了不妨碍而擦完后,仲麻吕哥哥笑了。


「因为是必须要有人做的事情,瑠奈还是个孩子。

这点作为哥哥,让你看看我好的地方吧」


第二天。

桂华集团以月光基金所有者桂华院瑠奈未成年为理由,宣布其户主桂华院清麻吕是监护人。

同时,还公布了由清麻吕的独生子仲麻吕代理出席参议院参考人的消息。





参议院问责决议

    在扭曲的国会下,这样就可以取得大臣的首级。

    吃了这个的大臣在之后的参议院委员会审议里(上)不露面,大体上由于辞职或者内阁改造被取消的事多。

    因此,政权运营不得已而变得严峻。


民意

    如果用某个森友加计来比喻的话,财务省税务局局长的辞职引起了火灾,这是因为在新潟知事选举中在野党候选人败北而导致的。


召集参考人

    在国会委员会上召集参考人听取意见。

    最近变成了政治秀。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