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的工作 其3

帝都学习馆学园没有基本学生大会。

为了维持特权阶级,用人数来控制学生大会是不现实的。

因此,班级委员会成为各自学生会的决策机构。

而且,为了其持续性和正当性,学生会和委员会从初等部到中等部、高等部都有涉足。

在游戏和漫画里,为了这样强大的自治权限的学生会运营,我还记得有这样的幕后设定,很感动来着。


「桂华院小姐。

借用点时间好吗 ?」


下课之间的休息时间。

朋友春日乃明日香和开法院萤两个人来到了我坐在桌前发呆的地方。


「嗯?什么?」


「有没有在和中等部交界处没有在使用的花坛呢?

我想要那里的使用许可」


有吗?那样吗?

我一边歪着头一边说按照校规的解决方法。


「那样的话,我觉得是美化委员会的职责?」

「我也是这么想才来的。

这样的话,花坛就会被中等部管辖了吧」

「啊—。O—K—。

这么回事啊」


管辖是中等部的情况下,必须向中等部的美化委员会提出申请。

虽然不会说一定被拒绝,但是以中等部的哥哥姐姐为对象办理事务手续又麻烦又恐怖。

将管辖权转移到初等部,向初等部美化委员会提出申请,这是明日香拜托的事情。


「那么,从初级部学生会申请花坛管理移动这样的形式可以吗?」

「拜托了。

那是由班级委员会提出的,之后打算再去征求美化委员会的许可」


基本上,日本的会议是决定的场所,胜负是根据之前的事先准备决定的。

这次的事件可以说我是初等部学生会副会长,以及班级委员明日香在的时候,在初等部内已经基本确定了。


「但是,为什么要用那种地方的花坛呢?」


那个花坛位于从这个教室能看到的地方,去窗边确认一下的话会发现被石头围起来,确实是像荒地一样的感觉。

坐在窗边的小萤在明日香的耳边窃窃私语。

明日香帮我翻译那个。


「什么都没有很寂寞,如果花开的话会很开心。」


因为是照顾一年的教室,所以还是有色彩比较好吧。

然后,因为要事先疏通一下再决定事情,所以之后会有地雷出来,这就是日本行政,连这样的地方都模仿到的帝都学习馆学园学生会也一样继承了下来,我们抱着头。



「啊?

中等部学生会拒绝了花坛的管理移动申请!?」


我惊讶于收到了书面回复的中学部学生会的拒绝。

荣一一一一只手拿着那份文件,一脸苦笑和不满的表情告诉他理由。


「据说是中等部的管理设施,对移交没有特别的理由。」


接着裕次郎君把地雷的内容打出来。

在这一点上,知道或者不知道那种手段是很重要的。裕次郎从父亲泉川副总理那里,认真地学习了那个手法,是能看出来的。


「在意地调查了一下,在中等部和初等部的交界处有20个花坛没有在使用。

那也只是在荒地上摆上石头而已,怎么看也不是花坛吧」


接着,光也君一边看着中等部会计报告书,一边看穿了其中的内幕。

这个也是看了父亲才记住的吧,这是秘密。


「管理中等部用地内花坛的业者,好像和中等部美化委员会有着很深的关系。

虽然支付了相当多的金额,但是管理费的计算不是一次性,而是个别计算的」


在这种情况下,『深的关系』的同义词是『勾结』。

机关露出来了。


「啊。

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初等部的用地里,增加了花坛」


「没错。帝亚。

然后,被移管后其机关就会暴露出来」


光也和荣一君的理解相吻合。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记忆。

作为游戏的事件之一,学生会和美化委员会在植花运动上的连动,负责整修荒地花坛的主人公被学生会和美化委员会联手使坏,那时还是高中部1年级,背后却有反派千金的我暗中活动。

美化委员会不仅负责校内的庭园管理,还负责校内打扫和选定专业人员。

如果和业者联系起来的话,就可以合法地获得垃圾这个信息。

没想到能体察我在游戏中的背景。


「嗯?

怎么了?瑠奈?」


「我倒是想说没什么……,但不知该对春日乃和开法院说什么才好。」


「啊?

因为是你,所以合法地揍他……」


我觉得荣一的嘴巴之所以闭上,并不是因为我微笑的缘故。

大概一定也许。


「荣一君。

『雉鸡不叫就不会被射击』这样的话很好哦」


不知道为什么,三个男子连忙点了点头。

真没礼貌。

所以先订正一下。


「如果不暴露的话,即使非法也会揍的。」


「……你这种地方。

真是桂华院啊」


我没有听到荣一君喃喃自语的感叹和苦笑。




勾结

    勾结也有好几个案例,一般情况下会把虚报费用的一成给回扣(也就是说这个话的话是中等部学生会或者中等部美化委员会)(PS:他肯定个人有好处,10%那是国际惯例啊)。

    作为那个派生系,别说是虚报费用了,就连管理费全部负担都要付,取而代之的是让父母方便,为公共事业提供便利(尽可能以数百万的负担为目标的是亿单位)的情况也有。


    听起来似乎很啰嗦,其实是谎话。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