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大会 小学生部 其2

「啊。裕次郎。

你觉得谁会赢?」


前来应援的帝亚荣一询问了隔壁剑道部的成员泉川裕次郎。

泉川裕次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在学校道场中披露了这样的小故事。


「我记得好像从桂华院小姐那里听说过剑道全否定的说法,你觉得剑道到底是什么呢?」

「从字面上看,应该是『剑之道』吧?」


从旁边插嘴的是后藤光也。

泉川裕次郎点点头。


「是的。

是「道」。

通过剑寻找生活方式。

原本来自大陆的哲学,虽然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是现在这样解释就可以了。

『以礼开始以礼结束』真是剑道『道』的真谛啊」


「泉川啊。

那又如何和现在的话联系在一起呢?」


泉川裕次郎将视线投向会场的相机群。

作为名人的桂华院瑠奈的剑道比赛也是媒体的素材,演艺记者们和地区社会部的记者们一起握着照相机。

其中,女仆们拿着多台照相机。

是瑠奈的侍从们吧。

当然,目的是留下记录,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就不需要那么多台了。


「桂华院小姐所学的东侧剑道,在这种情况下称之为运动比较好吧。

那是发扬国威的手段,是与西方不使用武器的战场的一个局面。

也就是说,最强烈地意识到现在正在成为问题的武道的胜利至上主义的,就是那东侧剑道」


于是泉川裕次郎喘了一口气。

因为不说这个的话,就不能理解她的轶事。


「桂华院小姐一定要在道场进行跑步训练。

而且,这种跑步方式并不是为了去中央,而是要逃到四个角落。

所以才问的。

那个意图。

然后她这样说。

『为了不被一本,逃到时间结束的训练』。

我记得我们道场的顾问一脸怒气和吃惊的样子」


多个照相机的原因是通过它获取她自己的图像数据。

在东侧甚至还使用了兴奋剂,这类领域在西方也用科学分析等方法来对抗。

归根结底,桂华院瑠奈的剑可以说是东西方胜利至上主义的终极系吧。


「等等。

裕次郎。

桂华院到现在为止的比赛都是拿下二本先取来取胜的啊?」


「也就是说,这些是不需要桂华院认真对待的对象。

她的剑道的本质在于彻底的逃避。

当然,剑道很注重礼仪,所以不允许这种丢脸的比赛。

但是,她既有不难看着退缩的华丽感,也能演出让人着迷的戏,这就是桂华院小姐的麻烦的一点」


「……听着,总觉得桂华院的剑道有点批判?」


对于后藤光也的指摘,泉川裕次郎承认了。

视线不会离开会场,喃喃自语。


「是啊。

大概,我想大部分的剑道相关人员如果知道了桂华院小姐的剑就会憎恶的。

真的很可惜」


因此,泉川裕次郎是在场所有人中唯一不希望桂华院瑠奈胜利,而是希望高桥鉴子取得胜利。




「我知道桂华院小姐很强,但是高桥小姐有多强?」


春日乃明日香对朝雾薰说了话,朝雾薰用手指贴在脸颊上歪着头。

来应援是可以的,但她们并不是那么熟悉规则。


「我不知道,但因为晋级到了决赛,所以很强吧。」


在那里插入声音的是待宵早苗。

隶属于声乐部的她,只指出了自己的领域的强大。


「两个都很厉害的声音,应该是很好地锻炼过了吧。」


声音变大的时候,不是从喉咙而是从肚子里发出。

她知道意识到这一点而进行训练是非常必要的。


「不是很强嘛。

高桥小姐呢」


作为桂华院家的分家筋,也就是说能够比较了解女仆们做了什么的华月诗织,把它说出了口,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这样一来,如果不继续说的话就无法理解,所以她就直接说了她不打算说的话。


「桂华院的女仆获得并拍摄了这场比赛所有选手的数据和比赛以及训练画面。

其中,只有一个人专属制定对策的就是那位高桥小姐」


「桂华院小姐还是那么孩子气啊……」


开法院萤在春日乃明日香的旁边点了点头。

正因为她们知道桂华院瑠奈利用科学和金钱的力量,用捉迷藏来发现开法院萤的黑历史,所以她们才用苦笑来解决,其他的成员也很扫兴。


「桂华院小姐在这场比赛上花了多少时间……」


「毕竟是桂华院家的至宝。

女仆们干劲十足地说绝对不允许失败」


栗森志津香的声音中,华月诗织淡淡地接着说,但是她的声音里却没有感情。

还有,动用朋友的关系和女仆一起去高桥鉴子的道场,一再请求拍下那个训练风景的正是华月诗织。

高桥鉴子笑着批准了那个。


「我觉得画面上也不知道。

因为我的全部都在比赛的那个地方」


桂华院瑠奈什么都做得到。

华月诗织在比较近的地方看到了那个。

所以才会这么想。

她必须输。

不然,世界就太不讲理了。

华月诗织暗暗地祝愿专注于其中的高桥鉴子取得胜利。




北云凉子:「我没打算教你实战中不能使用的武术。而且,实战的话,如果大小姐不逃跑的话就麻烦了」

高桥鉴子:「剑在哭!让我们死斗吧!」


    事实上,这个问题是柔道和空手道产生的,奥运会的体育化和胜利至上主义在很久以前就成为了话题。

    高桥鉴子是弄错了绝对出生时代的奇女子。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