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大会 小学生部 其3

「开始!」


最初的一击高桥鉴子更快。

被甩起来的竹刀瞄准了正面,我判断这只小手来不及了,于是用竹刀挡住了面。

竹刀交错,我们也交换。

沉重。

那个一击的重量显示纯粹的力量差。

话虽如此,但并不是没有胜算。

互相发出声音,第二次打击放出。

鉴子瞄准的又是面。

那么这边瞄准躯干!?

随着传来的恶寒冲到前面去用面接受。

在竹刀中,如果被定为击突部的部分碰到面,就不能取得一本。

我自己冲进去,从那个打击部把刀头侧接在脸上,避免了一本。

旗不动,隔着防具也疼。这个面。


「……!」

「……」


虽然隔着了面,但感觉到鉴子小姐笑了。

瞄准躯干的时候,必然要放下竹刀。

也就是说,面空荡荡的。

同样的,瞄准面的时候身体空空如也,但是刚才吃的竹刀明显比录下来给我看的鉴子的竹刀快。

把这边的情报战反间了吗?

不。

只是和练习的认真程度真的有差距而已吧。

一边测量距离一边考虑下一步。

虽说剑道和几乎所有的武道都相通,是把握好时机决定胜负。

然后,一拳的身高差在这个时候会变成那个间隔的长度出现。

用脚躲开鉴子的攻击。


「场外!

请回到原处」


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我以紧急应付的形式逃到了场外。

虽然是明显的不利条件,但不得不逃避。

即使容许了那个,也会互相从中央再开的时候寻找胜机。

目标是小手。

用最快的动作,为了敲鉴子的小手,我稍微压低身体,等待着再开的声音。


「开始!」


随着那个声音,我冲了进去,那把竹刀没有碰到鉴子的小手,就滑到了下面。

下面!?

我暴露到这里的是我的间隔和我的脚的移动范围。

在第一个交错就读到这里,勉强退了一个间隔的鉴子的眼前,竹刀挥下打到我的脸。


「面ーーーーーーー!」


第一只一本的旗子升上鉴子。

头上被打的疼痛让我冷静下来。

虽说被逼得很紧,但如果呼吸紊乱的话就输了。

进行深呼吸,在意识到的基础上眺望鉴子。

从样子上看,鉴子虽然拿了一本,但却丝毫没有兴奋的样子。

确实想要一击制胜,再拿一本。我看出来了。


「二本!

开始!」


竹刀互相交错,白刃交错,不过,在那里被压倒。

体格上的差距当然也会体现在体重上,作为女性来说,作为吸引人的重点的轻体重在这种场合也是不利的。

鉴子的竹刀袭击了被推进去的我,我用脚法避开,一口气拉开距离。

沸腾的欢呼声。

只有在脸上呼出的气息大大地传到了耳朵里。

明明这边分开了,鉴子却没有追我。

互相回到中央,再互相瞄准时机。

瞄准的是小手。

因为读的是这边的间隔和周围的距离,所以读的是不做同样的尝试。

一口气踏进去瞄准鉴子的小手,对应的是鉴子勉勉强强退下。

就这样乘势白刃战互砍,这次我根据自己的气势压下去。

从那里退后,利用那个这边的空隙里打入竹刀。


「小手————!」


我这边升起旗子,夺回一本。

下打小手。

虽然很难瞄准,但是脚步退后,瞄准前面的位置在正式表演时,偷偷训练的招数顺利的用了出来,让我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一比一。

第三本在等着。

和刚才一样,鉴子悠然自得地站着。

我也站起来等那个声音。


「第三本!

开始!」


比赛结束后行礼退下去的话,照相机就会转向我。

不管是谁都想抢先,都会有麦克风朝向我的自我介绍和提问。

报上了周刊杂志的名字,其母公司是大型出版社的记者。


「我是帝国艺能的记者。

桂华院瑠奈小姐。

恭喜获得亚军」


「谢谢。

话虽如此,因为我是被判定失败的人,所以我觉得败者应该沉默不语」


「那样的话就没法采访了。

您作为模特,歌剧歌手,最近作为电视演员活跃,作为桂华院公爵家的息女,有地位,也有桂华集团的财产。

文武两道的平成克丽奥佩特拉在田径运动会上获得了冠军,尽管如此,仍取得了很多资格证书,并以大学毕业资格为目标。

您和给您带来失败的高桥鉴子是朋友吗?」


橘不排除这种黄色新闻的原因在于这个时期媒体的强大。

正因为在媒体的强大凌驾于赞助商之上的时代,才无法与他们为敌。

特别是在当前政权所敌视的现状下,某种程度上的奉承和面向大众的通气是必要的经费。

当然,因为不想和他们错过合适的采访材料,所以和橘做了交易,形成了记者俱乐部那样的形式。

这个影像、照片和采访,同时也会让其他公司播放。


「因为剑的区别输了。

不习惯的事情是不应该做的」


「剑的区别吗?」


记者歪着头,我摘下面具拿起手巾晒自己的金发。

因为给了你一个很好的快门机会,所以之后请适当的说几句话再拍走。


「是的。

我的剑是从护身用开始的,所以最优先的是『不输』。

对方高桥小姐的剑,是通过『胜利』而修行的剑术,也可以说是武道的极致。

我自己被判输了的时候意识到的」


「原来如此。

关于您的前途众说纷纭,有没有可能走上剑之路呢?」


「怎么样呢?

总之,先进入义务教育帝都学习馆学园的中等部吧」


在这里,等候着的女仆安妮夏伸出手发出到这里为止的信号的话,他们也老实地离开。

也有输了的事,成为文艺报道的八卦报道程度的材料吧。


「桂华院小姐」


回头一看,高桥小姐在。

非常好的笑容。


「下次再比赛吧♪」

「啊?

我不要。

我会输的」


那时鉴子的脸很奇怪,笑了,但谁能责怪她呢。

另外,这张照片似乎也被拍到了,以『决斗失败的大小姐被拒绝再战』为标题,在演艺报道的边缘与照片一起刊登。




这个时期的媒体

    真的很强,有着连赞助商都能驳回去的力量,各公司都在为令人提心吊胆的对策而奔波。

    虽然只是虚构的内容,但因为涉及到一个地方城市的社会问题的企业而作为运动方面参加的,来采访的一个地方报纸的记者坦然地说:「把他们给毁了吧。」在这里预先宣布作为伙伴的我的背部变冷了这样的谎言。

    现在这个时候真的觉得,这种恐怖感很难传达给现在的一代,时代变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