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拉董事通往CEO之道 其2

安吉拉「就算核子地雷爆炸,我們也會得救哦♪」

瑠奈「是地球毀滅炸彈呀……這個……」


看到心得後想到的梗。

靈感提供感謝。




「有個地方我有些在意」


一條CEO閉上眼,邊整理著思緒邊喃喃自語。

那是,某種意義上日本企業很典型的側面影響。


「按照妳說的規模,大概會向其它的金融機構暴露。

恐怕,會和我們承銷俄羅斯國債時同樣情況,他們也會來分一杯羹。

但其他的金融機構並不一定像妳一樣懂得自重,關於這點妳怎麼看?」


現實中,日本的金融機構之所以沒有插手次貸問題,是因為那時日本正因為不良債權的處理而手忙腳亂,並且像一條這樣在土地上遭遇過痛苦的人們正站在金融機構的頂點的緣故。

但是,在現在我所處的現實中,以桂華金融控股為首的多間金融機構都已經完成不良債權的處理。日本可能從此步入比上一輪更糟的地獄,一條表示著這樣的擔憂。

而安吉拉帶著非常美麗然而無情的笑容說道。


「當然很歡迎呀♪

這樣的話,因此受到致命傷的金融機構就如迄今一樣地,由桂華金融控股吃掉不就好了嗎。

一條CEO曾經立志過的,能與世界對抗的大銀行就得以完成了呢」


出發點是不同的。

光是次級貸款就有股令人感到噁心的邪惡感,而且我和一條都對徹底的理性主義和充滿貪婪的資本邏輯沒什麼話好說的。

安吉拉是在明白這個次級貸款是顆炸彈的前提下,還瞄準著其他金融機構吃掉它並且炸開的情況。

然後,讓『傷得較淺』的桂華金融控股吃掉瀕臨破產的金融機構。

我看向一條,他正抬頭望著天花板嘆氣。

一定程度上,從這裡能感受到地方銀行出身的草根人物與華爾街的菁英間的差別。


「近期內桂華金融控股預定就要在東証股票上市,如此在經營方面勢必就得考慮到股東和股價維持兩者。

與此同時,市場與政府也希望我們能做為日本金融機構再生的象徵活躍。

從日本的大銀行到世界的大銀行。

為了這個目標,現在的規模還是不行的。

這樣的話,除了吞併以外別無選擇」


這讓我不經意間想起一個說法。

泡沫時代的日本金融機構是被美國,或者說華爾街陷害的──這樣的陰謀論。

現在我沒辦法嘲笑它。

那並不是陰謀論,而是對能夠毫不猶豫地從徹底的利己主義、理性主義出發,做出冷酷且無情決定的精神,以及那樣的傢伙就在摩天大樓中操控著世界,名為華爾街的魔都的恐懼。

安吉拉正看著我。

明明是笑容,但我卻將臉別過去不對上她的目光說道。


「吶安吉拉

請告訴我。

這個計畫,是美國政府的命令嗎?

還是說安吉拉自己的野心呢?」


「這個嘛。

美國政府的命令也在其中。

如果成為世界規模的大銀行的話,它的資本就不能只由這個國家出資,要我將華爾街的理論帶入這個國家的金融體系裡面這樣地命令了」


即將上市的桂華金融控股,將以出售的利益做為代價換取桂華集團的持股比率下降。

在這裡外資就有了利用的機會。


「隨著時價會計的導入,不良債權的處理也將進入終局。

除了我們之外的銀行都可能再次蒙受計價損失,儘管帝都岩崎銀行和二木淀屋橋銀行應該不會有事。

然而,穗波和五和尾三銀行恐怕很難承受吧。

我認為他們其中之一,甚至是兩者會向桂華金融控股求助」


在這個世界的日本的不良債權處理,由於桂華規則使得護送船團沒有崩潰。

然而,桂華規則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在合併時需要向銀行注入相當的資本。

我把月光基金做為應急時的盾牌,不斷地向桂華金融控股增資,但是新桂華金融控股上市以後,能不能使用同樣的手法還很難說。

或者說,很難相信戀住政權或武永金融擔當大臣會允許這種情況。

要說為什麼,因為有一個隱藏著的優良金融機關存在。


郵政儲金。


從這時開始,郵政民營化將與不良債權處理連結在一起,作為政治籌碼登場。

我不知道這是偶然還是有意為之。


「我明白了。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你們通過外資進行第三方配股增資的理由嗎」


「正是如此。

利用桂華金融控股,向外資打開投資的大門。

這不是一個相當好的劇本嗎?」


在一條發出理解的同時,安吉拉高興地拍起手。

誒?

有點奇怪呀?


「等一下。

安吉拉剛剛說,次級貸款到2008年為止都是安全的對吧。

這顆炸彈的爆炸,不是美國政府的命令嗎?」


安吉拉驚訝地愣了一瞬。

或者說,感到驚訝的是我才對。

因為我們的文化背景不同,即使說著的是同樣的話語,也無法傳達給對方。


「華爾街被爆開的炸彈吹飛,這是華爾街自己活該不是嗎。

總覺得這不太像是大小姐會說的。

怎麼了?」


不,別歪著頭呀。

因為我真的不能理解。


「我認為次級貸款將在2009年炸裂。

嘛,雖然有點早,但大小姐的話能作為成年人好好地活躍吧」


所以說在說些什麼──我以這樣的表情和一條相互對視的時候,安吉拉終於以難以置信的樣子確認道。


「誒?

難道不做嗎?

賣空?」


「安吉拉。

妳究竟把我當成了什麼……」


我明明很憤怒,但安吉拉卻將它一笑置之,用一句話將我的怒氣吹散了。

原來如此。

安吉拉的這個策略,全都是給我的信號。

看來安吉拉的忠誠與信賴早已好好地建立起來了。

不過方向卻有著驚人的偏差就是了。


「邁達斯王的轉世」




安吉拉「我雖有美國政府的命令,但也有欠大小姐的恩情……這樣啊。全部都砰咚──地炸飛然後讓大小姐買下吧♪」


瑠奈「妳啊,把我當成萬寶槌之類的嗎……」<<吹飛華爾街幾百億美元財富,撈走三百五十億美元的小學生


郵政儲金

  從這天開始日本郵儲銀行好像真的要買下哪裡的銀行的流言就逐漸消失了。

  即使現在也有日本郵儲銀行要收購瑞穗銀行的傳言……


本業很搞笑的安吉拉小姐

  電影『黑心交易員的告白』。﹝註:Margin Call﹞

  看了這部電影,我對華爾街那些傢伙的沒良心大致地理解了。

  順帶一提,Margin Call﹝註:追加保證金﹞是外匯中經常聽到的一個詞,在爆倉﹝由於損失導致保證金不足時強制平倉交易﹞之前,要求增加保證金的通知即為Margin Call。

  此外,看完這部電影後,再看電影『大賣空』﹝註:The Big Short﹞的話,就更能了解那些人的沒人性。


2009年破產

  通用汽車公司破產。

  也就是說,安吉拉預測到次貸階級的汽車貸款會先崩潰,其後才是住宅貸款破產。

  在現實中,是住宅貸款破產了,在那大火蔓延中通用汽車隨之倒下的情況。


邁達斯王

  擁有點石成金之手的國王。

  為了寫到他所以確認了一下發現,他也是『國王的耳朵是驢子耳朵』的故事主角的樣子。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