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魔术师公会的公会会长

魔术师公会相比冒险者公会要小得多。

接待处只有一个,也没有像冒险者公会那样附设的酒馆。

作为洋房来看,面积是相当大的。

「欢迎光临,有什么事吗?」

接待处对面坐着一位身穿黑色兜帽长袍的老婆婆。

她那漂亮的鹰钩鼻、略微翘起的下巴,以及沙哑的声音和生硬的说话方式,让阳一不禁感到佩服。

「哦呀,阿拉娜啊,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

「那么,有什么事吗?」

「请您制作新的魔导书」

老婆婆的视线投向站在阿拉娜身后的阳一和实里。

「那两个人的?」

「嗯」

「真拿你没办法啊,那就来吧」

老婆婆扶着柜台站起来,从里面的架子上拿出两本黑色皮革书。

大小和厚度都和新书大小的词典差不多,一只手勉强能拿起来。

这就是魔导书吧。

「好的,那么请出示公会卡」

用沉重的动作把魔导书放在柜台上的老婆婆告诉阿拉娜。

「「啊……」」

阳一和阿拉娜互相看了看,发出了愚蠢的声音。

不明所以的实里茫然地看着两人。

「嗯?怎么了?」

「啊,不……这边的阳一殿下没有问题,但是实里还没有公会卡……」

阿拉娜一脸抱歉地说着,阳一也有点客气地把公会卡放在柜台上。

老婆婆接过后,看了实里一眼,然后看着阿拉娜。

「那就在我们公会办一张吧」

顺便说一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职业公会,几乎所有的公会都可以使用相同的公会卡,但为此需要某种身份证明。

「不,那个,身份证明……」

听到这句话,老婆婆皱起眉头。

「有什么原因吗……那你就先去找你父亲吧。拜托一下总会有办法的」

阿拉娜移动视线,看着空无一物的地方。

那个方向是领主公馆。

阿拉娜沉思片刻后,取出领民证,放在老婆婆面前。

「我来做身份担保人,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不要强人所难啊,真是的……」

因为旅馆和魔术师公会同样都在商业区,所以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是领主公馆,就需要前往上层区。

因为几乎没有从商业区到上层区的马车,所以需要步行一段距离,老实说很麻烦。

而且,也想让来到异世界后还有些不安的实里,早点感受到可以使用魔法和魔术的事实。

除此之外,现在也有不想去领主公馆的理由。

「作为接待处小姐的我无法判断。不想去找你父亲的话,那去拜托下公会会长吧」

「嗯……」

听到公会会长这个词,阿拉娜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

「……那么,能帮我转告给公会会长吗?」

虽然看起来有点不满,但阿拉娜这样告诉老婆婆。

「真拿你没办法……」

老婆婆这么回答后,拿起一个古色古香的电话。

「……啊,是我。阿拉娜来了……她好像有件事想拜托你…………啊哟」

老婆婆大概是和公会会长说完话之后,放下一个像是通话魔道具的听筒,面向阿拉娜。

「公会老板在等着你。知道地点吗?」

「嗯」

「……真是的。你都这么大了,总不能一直给父母添麻烦吧?」

「……真不好意思」

阿拉娜向老婆婆行了一礼,回头看着阳一和实里,轻轻点了点头,迈开脚步。

阳一和实里也向老婆婆轻轻行了一礼,跟着阿拉娜走了起来。

「那个,对不起……」

实里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给阿拉娜造成了麻烦,于是向她道歉。

「不用在意。是我忘记了实里的身份证明,是我的错」

阿拉娜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回头看着实里,温柔地微笑着。

公会会长的房间在洋房的2楼里面。

阿拉娜站在比其他房间豪华得多的门前,用门环敲了敲门。

「我是阿拉娜」

「请进」

听到女人语气柔和的回答,阿拉娜打开了门。

「失礼了」

阳一和实里跟在阿拉娜之后,走进看起来像是公会会长办公室的房间。

办公室相当宽敞,家具也相当豪华。

虽然不花哨,但一看感觉摆放着很贵的桌子、沙发和柜子。

「呵呵,不用那么拘束」

站在房间中央的一名女性迎接了三人。

白银色的头发,褐色的皮肤,还有长长的耳朵。

身穿一件大开胸的深紫色礼服,容貌看上去有点像阿拉娜。

「这位是魔术师公会的公会主人,奥尔坦斯殿下」

「你们好~,初次见面」

奥尔坦斯用稍显迟缓、柔和的语气打招呼,展开礼服裙子,行了一礼。

「啊,你好,我是阳一」

「我是实里,请多关照」

阳一和实里也惶恐地回了一句。

「额……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猜到了,她是我母亲」

「女儿承蒙照顾了」

原本就没有什么拘谨的气氛的奥尔坦斯用更加随意的语气再次打招呼。

「不,我才是……」

阳一这样回答,眼神有些慌张地彷徨着。

必须好好看着奥尔坦斯的眼睛打招呼,但视线总是往下看。

(阿拉娜也很大,但这个人更厉害)

在违背阳一的意愿而下降的视线的前方,从大开胸的礼服中可以窥视到漂亮的乳沟,那里有巨大的双丘。

「你就是传闻中的阳一先生吧?」

奥尔坦斯迈着轻盈的步伐向阳一走来。

也许是宽松的礼服的缘故,她每走一步,丰满的乳房就会晃动。

不仅是阳一,就连同性的实里的视线也被吸引住了。

奥尔坦斯站在阳一面前,像是在估价一般,从头到脚仔细观察。

「我只是听说你是阿拉娜的男朋友,所以很期待啊……但感觉有些呆呆的……?」

她站得很近,淡淡的香水味让阳一感到脑袋有点发晕。

对于自己的评价『呆呆的』,自己也有一定的自觉,所以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快。

「妈,这不是很失礼吗?」

「啊,对不起啊」

奥尔坦斯并没有特意看向阿拉娜,只是敷衍地回答,这次看向了实里。

「那么,你呢?」

面对这个突然的问题,实里端正了姿势。

「那个,我叫实里……阿拉娜,桑的,那个……」

实里一边这样回答,一边不安地在阿拉娜和奥尔坦斯之间交替着视线。

「妈,这是我朋友实里」

「啊~啊,你是阿拉娜的朋友啊」

奥尔坦斯饶有兴趣地看着三人。

「难道……你们三人是那种关系?」

「「「!?」」」

听到奥尔坦斯的话,3人同样表现出惊讶的反应,红着脸低下了头。

「呵呵……年轻真好啊……」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交替看着3人的奥尔坦斯,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实际年龄暂且不论,但被看起来比阳一年轻的她说『年轻』,总有种微妙的感觉。

奥尔坦斯脸上浮现出守护3人的温柔微笑,但当她的视线捕捉到阳一时,突然变得妖艳起来。

「不看外表,要做吗?」

「哦呼……」

用柔和而又有些妖娆的语气说着,奥尔坦斯轻轻抓住阳一的大腿间。

「喂、喂!!」

面对母亲的暴行,阿拉娜大叫着扑了过来。

阿拉娜想从阳一和奥尔坦斯之间挤进去,但在阿拉娜到达之前,奥尔坦斯轻快地后退了几步。

在轻飘飘地落地的同时,阳一并没有错过奥尔坦斯的胸口微微摇晃的景色。

「呵呵,开玩笑的。阿拉娜真可爱啊」

「唔~!!」

阿拉娜站在阳一身边,手挽着阳一的胳膊,一边瞪着母亲,一边噘着嘴。

看到她的样子,实里有些慌张,不知为何走到阳一身边,轻轻捏住阳一的衣袖。

「你怎么会露出这种表情……」

奥尔斯坦露出高兴同时带有些许寂寞的笑容,用谁都听不见的音量小声说道。

「那么,今天会怎么样呢?」

「啊!!因为妈妈做了多余的事,所以差点忘了正事!!」

「呵呵,对不起啊」

阿拉娜绕到阳一的另一侧,拉起实里的手。

在阿拉娜的催促下,实里站到了奥尔斯坦面前。

「我想制作实里的魔导书,可是既没有公会卡,也没有领民证,所以很为难」

「领民证的话,拜托爸爸不就行了吗?」

「不,可是,公馆很远……」

「强人所难啊」

「但是,我也想尽快给实里制作一本魔导书」

「哦~……」

奥尔坦斯露出饶有兴趣的笑容,交替看着实里和阿拉娜。

「那个,阿拉娜?我不用着急也……」

实里一脸抱歉地看着阿拉娜,阿拉娜只回了无力的笑容。

「阿拉娜」

奥尔坦斯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说实话吧」

虽然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但总觉得气氛变了。

阿拉娜的视线游移了一会儿,然后像死心了一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已经做好带着实里去见父亲的心理准备了……」

说完,阿拉娜不安地看着阳一。

「唔……」

听到这句话,阳一想起了阿拉娜的父亲,也是梅尔格莱德的领主威廉·萨利斯边境伯那严肃的脸。

然后,感到脸上的血色消失了。

「除了您女儿外,我还有其他恋人!!」如果这么说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从那壮实的身体旁飞过来。

但这终究是不可避免的,阳一只能下定决心。

看到两人的样子,奥尔坦斯的表情一下子崩溃了。

「真拿你没办法啊……我会好好跟你爸爸说的,你最近就会去见他吗?」

「妈,谢谢您……」

阿拉纳深深地鞠了一躬。

「那个,我也多谢关照了」

阳一也同样鞠了一躬,实里不太明白,也跟着鞠了一躬。

「呵呵……那么,关于那个姑娘的公会卡,我会跟克拉拉说的,你们去下面领取吧?」

「好的,再次感谢您」

阿拉娜再次向奥尔坦斯低头行礼,阳一和实里也跟着行礼。

「非常感谢,给您添麻烦了」

实里明白了这次是自己的事,礼貌地道谢。

「没关系的。因为是阿拉娜的姐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吧?」

「……姐妹?」

实里抬起头,喃喃自语,歪着头。

阿拉娜似乎也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只有阳一一人红着脸低着头。

「呵呵……是实里酱吧?」

奥尔坦斯边说边迈着优雅的步伐向实里走来。

「啊……是」

「不用那么拘谨哦」

奥尔坦斯站在实里面前,用手搂住她的后背,温柔地抱住她。

巨大的胸部被压在身上,被温柔地抱紧的实里,虽然是同性,却被那种被包裹着的触感和漂浮着的色香味弄得满脸通红。

「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

「诶哆……非常感谢」

看到实里被奥尔斯坦抱着,互相凝视的光景,阳一觉得有些淫靡,也红着脸出神地看着。

顺便说一下,阳一的大腿间,自从刚才被摸了一下之后,就若无其事地保持着勃起的状态。

「……咳咳」

在奇怪的气氛中,也许是因为是奥尔坦斯的亲人,阿拉娜稍显冷淡地看着眼前的光景,她觉得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事情就永远无法进行下去,于是轻轻干咳了一下。

以此为信号,奥尔坦斯松开拥抱,转向阿拉娜。

「那就下去跟克拉拉说吧」

「谢谢你,妈妈」

阿拉娜走出办公室,阳一和实里也分别道谢,跟着阿拉娜走出了房间。

奥尔斯坦笑着轻轻挥了挥手,目送3人离开,确认门关上后,表情有些阴沉,用手捂住脸颊。

「问题不在于爸爸啊……」

她小声嘀咕着,轻轻叹了口气。

「……不知道」

然后,奥尔坦斯一脸将错就错的表情转身,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办公室。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