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2耶拉奧.基斯.卡拉弗萊亞⑫~不可避免的定罪~

*譯者:怕有人會看不懂,因此先提醒一下,留意雙引號『』和單引號「」

 ===== 正文開始 =====

 之後,我們溜出聖教會時,別說克蘿伊小姐的舞蹈,就連舞會都早已開始了,煙火正在日落之後的天空中綻放。


「哇啊……轉生之後居然還能看到煙火!」

「唉~糟糕啊。要找什麼藉口給兄長大人?」


 結果,卡娜莉雅趕忙和我父母打了個招呼,也沒去見兄長大人就回國了,但兄長大人也沒有對此問些什麼。看樣子只要能甩開他的未婚妻克蘿伊就行了。

 總而言之,姑且解釋一下為什麼會遲到,我們兩人並沒有在四下無人的書庫中做什麼應受處罰的不當行為。只是將禁書的內容用複製魔法拷貝了一大堆,然後收在了卡娜莉雅帶著的魔法挎包裡。……嗯,要是事情敗露可就不妙了。



 那麼,『遊戲』的時間軸現在進行到第二年了。差不多從這個時間點起,弟弟耶拉奧在列德里歐路線的出場次數便增加了。也就是說女主角和我的接觸次數增多了──


「『我是桃桃.帕萊特。我經常聽你哥哥提起你呦。他說你是他引以為傲的弟弟。』」

『是嗎?兄長大人也真是太見外了,那些話一句都從沒和我提過。』

「是嗎?兄長大人也真是太見外了,那些話一句都從沒和我提過。(事實上,我知道那是他在自卑情結全開的情況下,帶有自嘲意味的話。)」


「『呵呵,他肯定是不好意思了。因為有自己的立場,才很難對你坦誠相待……啊,不過他其實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呦?』」

『明明才剛認識沒多久,妳卻看得很透徹呢。兄長大人有妳這樣的朋友我就放心了。』

「你們才剛認識沒多久,但妳卻對兄長大人的事情很熟悉呢。(不用妳來告訴我)」


「『貝尼大……啊,列德里歐殿下一直以來幫了我許多忙。所以我也,想在那個人的身邊幫助他……僅此罷了。』」

『既然兄長大人都允許的話,妳就以貝尼稱呼他吧。我也是,妳叫我基斯就可以了。我也……想在兄長大人的身邊支持他。可是,我總有一天會不得不離開這個國家……到時候,希望有妳在他身旁支持他。』

「……。」

「耶拉奧殿下……?」

(我說不出來、說不出來、說不出來,饒了我吧!)


 要是在這裡表現出和『基斯』不一樣的反應,相應的非預期事態就會增加。因為完全不清楚預期外的發展是好是壞,所以我盡量表現出了原本角色的舉止……不管她的出身怎麼樣,面對一字一句照著劇本台詞念的桃桃小姐,我只感覺到膚淺。兄長大人,這種女人沒問題嗎?

 唉~我從卡娜莉雅那裡聽說過這裡是和『遊戲』相同的世界,以及女主角可能是轉生者的事情,雖然也可能是我帶著有色眼鏡的關係,然而……。


「真是的,搞什麼啊?什麼Bug?沒有羽毛出現……。」


 從她喃喃自語的聲音中,我確信她也是轉生者。以兄長大人為首的攻略對象們,雖然相信桃桃小姐是純潔無垢的少女……然而實際上,她似乎性情剛強、魯莽冒失。不過她確實很愛做夢就是了。

 在她眼中所謂的皇家學院,是個可以與宛若『遊戲』般容貌秀麗的男人們享受戀愛拉距戰的舞台。而且她自己扮演著那位女主角。當遊戲事件撞在同一天的時候,看到她以駭人的速度移動到其他攻略對象出現的場所,我不禁暗自佩服。對她而言,『遊戲』就是一切,她絲毫沒有打算要去知曉遊戲背後的現實。我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和她成為夥伴。

 為了不讓笑容抽搐起來,我努力忍耐著,然後黃色的羽毛就輕飄飄地落了下來。桃桃小姐兩眼放光地接住了。


「太好了,黃色羽毛,回收!……咦?」


 不僅僅是羽毛,還能聽到噗嗤噗哧的拍翅聲,一抬頭仰望天空,便看到那裏有幾隻黃色的鳥。就在她呆愣著的期間內,周圍全被鳥給佔據了。這麼多純黃色的生物在那裏蠢蠢欲動,有點恐怖吧。


「這、這些是什麼……劇本裡可沒有這樣的劇情。搞什麼!?」

「啊,我想起來我還有事情,我回去囉。掰掰~」

「誒?等……基斯大人!」


 桃桃小姐慌忙出聲搭話,但卻被一大群鳥攔住後發出了陣陣慘叫。我怎麼可能會停下腳步?【我這人】又沒有允許妳用愛稱稱呼我。

 等看不到桃桃小姐的身影時,我喊了聲「蜂蜜」後,跟隨著我的鳥兒們便一個個變成信封的樣子,落在了我的手中。全都是卡娜莉雅寄過來的信,等它們都恢復原狀的時候,羽毛也會跟著全數消失,桃桃小姐現在應該很混亂吧。

 我將那疊信收進懷裡,然後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拆信。



 第一封信,是關於格林達伯爵家的報告書。他們家產下的是一男一女的龍鳳胎。這樣一來,繼承人的問題就解決了,不過為了今後讓洛克繼承加護,已經正式辦理了讓他成為克蘭登王國公民的手續。

 洛克經受住了克蘭登騎士團地獄般的訓練,在自身的潛力下獲得守護神的加護後,已經變得相當強大了。他已經以冒險者的身分完成了多項任務,也讓『格林達伯爵』的名號在附近廣為人知。不久的將來,他應該會踏足卡拉弗萊亞王國吧。

 他和卡娜莉雅好像有過幾次交談的機會。他為了成為被帶到王都後便失去聯繫的青梅竹馬的力量,所以希望變強後去迎接她──這與『遊戲』中的格林達伯爵的動機完全一致。這麼說來,桃桃小姐選擇的是從列德里歐路線衍生出來的隱藏路線吧?全員止步於友情,最後甩掉所有接近她的人?她絲毫沒有考慮到後果。


 第二封信,是魔法胸針的設計圖。去年生日那天,我從卡娜莉雅那裡收到了帶有錄音功能的魔法道具的試作品。這是參考在『遊戲』裡也有登場的道具,並以克蘭登王國的技術製作出來的東西。

 克蘿伊小姐對桃桃小姐的迫害也正與日俱增。兄長大人也差不多是時候要委託宮廷魔法師開法胸針了吧。到時候就把這張設計圖混進去。錄音後的資料將會被傳送到兄長大人的胸針,它會再作為分機將資料傳送到我持有的母機上。

 ……仔細想想,我國的國防真的很廢。神聖魔法對於來自魔性之人的攻擊有很強的作用,但對於人類的惡意卻特別無力。真正的威脅並不是魔獸,而是和我們相同的人類。


 第三封信,是複印聖教會書庫裡的禁書的翻譯。古語和卡娜莉雅出生的異世界國家使用相同的語言,所以她將其轉譯成了卡拉弗萊亞語。桃桃小姐能夠流暢地閱讀古語,想必得益於她也同樣是轉生者吧?


【為了鎮住產生邪惡怪物的風,神選出了兩名少女以祈禱之力對抗魔物。然而邪惡的意志侵蝕了純潔的心靈,不久,其中一名少女抵抗不了誘惑向黑暗屈服了。後世將被魔物誘惑的那名少女稱之為魔女,而將她封印的少女則被稱之為聖女。】


 我讀了翻譯後的一篇文章。一開始從卡娜莉雅那裏聽說聖女有兩名,且其中一位成為了魔女的時候我很吃驚,然而再次確認這一事實後,新的疑問又湧現在我心頭了。

 傳說中,在瘴氣濃厚的時代,聖女突然出現,並將魔女封印。其功績獲得認可,並與當時的王太子結婚了。史書上則說得更為詳盡一些,從聚集而來的高神力的少女們中,聖教會認定的人便是聖女──這與現在的『臨時聖女』相通。

 然而現在,我國的『神』是指初代聖女,聖教會是將她作為信仰的對象。那麼古書中,選擇兩名少女的『神』是什麼?當時的聖教會信仰什麼?即便把剩下的翻譯文本看過一遍,初代聖女的功績……也只提到了讓神聖魔法大盛和用手遊歌來做為識破魔性的方法等,在她成為王妃之後的事情。


(神話的真相是……只傳給王太子的嗎?)


 這下子,我更應該當上王太子了。

 隨著和桃桃小姐越發親密,兄長大人和克蘿伊小姐的關係也越來越惡化。要是讓兄長大人知道她繼承魔女優爾坦的血統,他一定會興高采烈地以此做為廢棄婚約的理由。在兄長大人心中,克蘿伊小姐已和他越發疏遠了。

 在我看來,兩個都有問題吧。不管是把受到未婚夫冷遇的不滿發洩在桃桃小姐身上的克蘿伊小姐,還是將一切責任推卸給未婚妻的兄長大人都有問題。這兩人不願意向彼此靠近,放棄了互相理解。但因為他們的自尊心都太強,所以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吧……真是頑固份子。

 誒……沒辦法,麻煩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辦吧。在我搭建好的舞台上,你們想蹦多久就蹦多久吧。


 將看完後要處理的信件整理好,我將手伸向了最後一封信。上面的內容附上了她私人的一句話:『倘若不行的話,希望您能忘了這件事』。


【從桃桃有可能是轉生者,以及我從洛克大人那裏聽到她的樣子改變的時機點來看,我在想,會不會還有其他中途恢復記憶的情況發生。

 比如說,如果克蘿伊大人和我一樣想起了前世的記憶的話──】



 ◆ ◇ ◆ ◇ ◆


『克蘿伊.塞雷奈特,我要廢除和妳的婚約!』


 從胸針中傳來了兄長大人定罪的聲音,這讓我想起了卡娜莉雅寄來的信。『如果她恢復記憶的話,能從當下起給予她幫助嗎?』──但是,那個時候並沒有到來。就算有,也可能會像桃桃小姐那樣沒法溝通,而且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才恢復記憶,再怎麼補救都為時已晚了。


(抱歉了,卡娜莉雅)


 因為有相關知識,所以我並不擔心克蘿伊小姐會魔女化。倒不如說,在那之後國內的勢力版圖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才是個問題,不過憑藉和沐恩拉伊特侯爵家合作,在某種程度上還可以控制的樣子。雖然兄長大人沒有注意到,但就連派系中的低階貴族的結構也發生了極大數量的變化。

 至於被定罪之後的克蘿伊小姐的去向,自從確定女主角要走隱藏路線之後,我就委婉地對右相提起了他領地內的矯正設施的話題,因此順利地決定要讓她前往那裡。

 ──然而,攻略對象們對此提出了異議。說是作為處罰也太過溫和了。哎呀~你們說是這麼說,但聖教會明明好不容易受理了,你們卻還往裡面添了私情?也許是長年的積怨吧?兄長大人似乎打算就這樣將她擊潰,結果還是跟原本一樣,要去楠索尼亞地區的修道院。


『越是陷入那樣的境地,克蘿伊大人對我的怨恨就越是深刻。請不要小看了女人的恨意。』


 桃桃小姐不安的話語給正在熱烈討論的一行人潑了盆冷水。她這句台詞和『遊戲』如出一轍。之後她的不安應驗了,克蘿伊小姐覺醒為魔女,然後計畫向桃桃小姐等人復仇……就是這樣的伏筆。兄長大人等人的攻略對象在此時會輕忽這件事,安慰她說有什麼好擔心的,就算有,自己也會保護她──


『那樣的話,就來監視她吧。只要克蘿伊表現出不軌的舉動,就立即斬殺她。這個工作就……辛,就交給你了。』


「唉……?」


 兄長大人的話和劇情不一樣,不只是桃桃小姐和辛,我也被嚇了一跳。監視這件事本身沒什麼好奇怪的。考慮到克蘿伊小姐有在途中逃跑的可能,這可說是理所當然的處置……但是,居然讓她的專屬執事來做這件事。

 攻略對象中的一人在此時脫離劇情是意料之外的事態。之後,克蘿伊小姐會由於被山賊襲擊而化身為詛咒世間萬物的魔女。關於楠索尼亞地區的治安問題,我也曾建議派遣兵團過去,但他們也不可能在山中潛伏的山賊襲擊馬車的時後趕到。這麼一想,兄長大人的判斷也許出乎預料地會朝好的方向發展……不對,他就是放逐人的罪魁禍首。


 就這樣,奇怪的放映會開始了,但自從離開王都之後……準確來說是自從審判結束之後,克蘿伊小姐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變得乖巧起來,兄長大人等人對此則慌了手腳。


「卡娜莉雅,說不定這些……能實現妳的願望也說不定。」


 我一邊撫摸著用來增幅魔力的水晶球,一邊獨自在房間裡獨自竊喜。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