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い出の少女の真実 【セレン】


10006


「你是谁?」

安塞洛斯坚硬的声音被吸入森林和水面。

硒的眼睛看着敌人。

几秒钟前还是肉感十足、令人讨厌的裸体,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即将攻击的猫科禽兽的肌肉。

「听着,你打算怎么办?」

「我是斯麦森的朋友。如果有这个必要,我会拔出我的剑,仅此而已。」

紧迫感增加。如果这种压力超过了一个点,其中一个就会受伤。这种预感涌上心头。

「く……」

安塞洛斯很强壮。拥有25名以上正兵的战斗力才是王牌之夜。

最明显的就是它卓越的攻击力,认真一点的话,硒会在一瞬间撕裂那柔软的肢体。

即使硒有力量对抗它,我也不想看到安塞罗斯死得那么惨。两人惨死的想象令我作呕,我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旁边的树上

「!!」

「っ!?」

那微弱的树的摇晃,被硒感觉到,让安塞洛斯焦急起来,留下了一瞬间的空隙。

「啊! !」

硒迅速弯下身子,双手抚摸着水面。不,我要砍。

水花从他的手掌下面喷涌而出,仿佛要喷出来似的。

「哈! ?」

一瞬间反应迟缓了,安塞洛斯。在他们后退一步的时候,水花使他们的视线变得一片空白,形成了一种烟幕。

「魔法啊... ... 可恶! !」

楚城... ... 哇啊啊啊啊! !

安塞洛斯踏上舞步,紧凑地身体一次转动着用短剑在虚空中两断。

剑的轨迹停留了一瞬间,扩散开来。一口气撕掉充满雾气的空间。

这是与此前安塞罗斯在精神错乱的情况下发出的水柱之剑相同的招式。王牌之夜的剑压可以击打虚空,弹飞远处的敌人。

然后,在那把剑砍去的视线里... ... 已经没有硒了。

当然,当然。

正常想法很难打败安塞洛斯。就算推到了也只会让立场变差,绝对没有意义。那我们就只能逃了。

但是逃跑怎么办。

你要去哪里? 接下来要做什么?

「 ... ... 史迈森。」

「安塞洛斯,对不起。」

「不,是我早了一点,我应该冷静一点再问。」

看起来真的很抱歉,安塞洛斯。

他从一开始就有了不可动摇的想法,看起来像是在冷静地追问着对方,难道他也打算稍微温和一点吗。

「 ... ... 不管怎么说,我们去找吧。这样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的。我去军营看看。」

」小心点,不,我们一起找?」

「那就不好办了... ... 而且,我相当相信自己的硒。」

「好吧... ... 我明白了。」

和安塞洛斯分手,在林中奔跑。安塞罗斯看起来有点孤单,但是他的脑子里充满了硒。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我... ... 我果然什么都没有吗。

其实和她的回忆也是假的,她的存在也是假的,其实我是个没有根据的孤独的半吊子。

想到这里,胸口深处痛痒难耐。

一边忍受着内心深处的感觉,一边在林子里跑了一会儿。

安塞洛斯的秘密浴场离营房只有20分钟的路程。跑过森林中的兽道,从悬崖上瞄准的广阔的射击练习场... ... 与此同时,在途中的原野上,他也进入了射击练习场。

沐浴在月光下,只披着一块湿布。

从美丽的头发上滴下的水滴。一块薄薄的透明布。

可能是把刚才的雾原封不动地带了过来,只有她的四周在没有水分的草原上闪耀着光芒。它似乎没有穿衣服,而是穿上了光彩夺目的衣服,与现在虚幻的硒气氛格外相称。

「 ... ... 安迪先生」

「硒」

微风吹拂,光线的衣服随风摇曳。

硒的眼睛一如既往地温柔地笑着,而且看上去面无表情,湿润的脸颊不知是在哭还是不在哭。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说出了无聊的话。

「你会感冒的。」

「 ... ... 你真温柔。」

「我知道你很怕冷。」

「…………」

 無言。

两人相视了几分钟,既没有走近,也没有逃跑。

彼此想说几句话,却打不上,不知从何说起。

一旦说了什么,就会断绝与硒的羁绊。我真的很害怕。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在过去的十五年里,我有多么依赖半精灵的女朋友,多么依赖她,多么支持她。

一想到如果一切都被否定了,可能会有把这么多时间粉碎的威力,我就怎么也编不出下一句话来。

过了一会儿,硒慢慢地说出了下面的话:。

「安迪先生,你还记得十五年前那个告诉你不想被你抛弃的女孩吗?」

「 ... ... 在温泉里干了一件好色的事。他给我口交了。我们在猎人的小屋碰头,每天都摸身体。我差点儿把耳朵割下来,做了个项圈... ...」

「是的。一切都没错。我也知道。」

 一拍。

「你还记得他的名字吗?」

「…………」

「你不记得了?」

 何故。

你就是这么说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忘了什么。

被谁问都想不起来这一事实,有什么意义吗。

「那不是... ... 硒吗?」

硒,无言的微笑。在月光和光明的衣裳中,一个非常悲伤的微笑。

「他说直到最后都没问我的名字。」

「!」

他暗自承认自己是个骗子。

我是说,到底怎么回事。

「小时候深受你喜爱的半精灵叫苹果。」

你不是她吗

「私は……」

犹豫着接下来的一句话,一瞬间又一瞬间。

她一边往脸颊上添加新的水滴,一边勉强挤出来。

「我不是。我耳朵上的伤痕和项圈都是苹果当时的模样。」

不知怎么的,就算她能猜出话的来龙去脉,这句话对她的心脏也不好。

我的过去并没有被否定。这肯定是好事。

只是,我不想相信眼前的少女,一直以为她会一直等着自己,一直陪着自己走下去,但实际上却毫无关系。

一直以为自己很安全,相信自己的承诺而爱上了她的少女,其实是误会,真是个残酷的玩笑。

「…………」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浑身无力,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我应该诅咒吗。我应该逃出去吗。想要思考也会迷惑,这种事情也做不到。

「 ... ... 我,也就是说... ... 被戏弄了? 我,你,你,是什么?」

他在抱怨。我不是想要答案,真的只是泄露出来的哭声。

硒啪的一声踩着矮草走了过来,把脸凑近坐在地上的我。

慢慢摘下你脖子上的项圈,放在地上。

「 ... ... 我撒谎了,真的很对不起。但是,我... ...」

泪水再次夺眶而出,眼泪夺眶而出。

「即使这样没有阿酱的话也不行喔! ! 」

她扑到我身上,把我推倒,汪汪地哭着,开始重复道歉和隶属的誓言。

硒边哭边散漫地说。

真正的我的母奴隶,那时给我项圈的半精灵的名字是苹果。

硒的身份是和苹果一起旅行的患病的半精灵。

「 ... ... 那么... ...」

「嗝... ... 是的,是的... ... 是那个... ... 安迪先生救了我的命,而我没有见到安迪先生的人... ... !」

「 ... ... 为什么... ...」

「因为,苹果,你说你会属于安迪先生... ... 你说你会成为他的奴隶。」

「可是,连你也不知道... ... 我也不记得你会这么想。」

「 ... ... 生命,你明明救了我... ...」

你说什么。

「而且,苹果,如果没有... ... 我真的是孤身一人了... ... 所以他说我们会一起成为雌性奴隶,苹果... ... !」

「…………」

「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就不会永远孤单下去了... ... 一直在一起,最喜欢的人,温柔的人,在一起... ... 一定会爱上我的... ...」

她们半精灵的孤独特性似乎真的很严重。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

「苹果怎么了?」

「 ... ... 睡着了。」

「?」

「 ... ... 两年前,在波尔卡... ... 被精灵射中,心脏,中枪... ...」

「什么... ...」

「咳... ... 可是,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 但是,他醒不过来了。」

苹果和硒似乎一直生活在城市和森林之间。

梦想著有一天我能重回波尔卡。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像奴隶一样快乐地生活。

... ... 字面上看起来很厉害,但真的是这么说的,所以也没办法。

据说,随着塞莱斯塔失去韩国演歌,属国化,可以一点一点地与村庄进行交流,生活变得更加轻松。

硒们也多少施展了一些魔法,可以在城里人难以企及的森林里种出蜂蜜和稀有的药草。由于它的高价销售,艰难的食品采购变得容易了,零钱也积了起来。

他说,在我回来之前,他已经积攒了足够的钱,可以在城外建一个比猎人的小屋更舒适的奴隶小屋。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

是塞莱斯塔的绥靖出现了相反的结果。

他向北方森林里的精灵们请求贸易,结果,一只年轻的精灵愤怒地向城里的几个人开枪,以示威胁。

很快,精灵长老会自行镇压,得以平安无事,但当时牺牲的就是... ... 当时生活在波尔卡附近最靠近树林的苹果。

「虽然还以为不行,但是因为波尔卡的力量,我活下来了。」。不要拔箭,把它绑在温泉上,然后把箭拿掉... ... 伤口总算好了。但我醒不过来。」

「…………」

虽然感到愤怒,但也无济于事。

首先,发生那样的事情的时候,我对韩国演歌和波尔卡都感到不好意思,没能回去,只是在塞莱斯塔上缠着骆驼。不可能有用。

「我现在也一直在波尔卡里睡觉。这是谈判中的丑闻,双方都很重视。但是,我已经孤身一人了... ...」

... ... 总算,谜底都解开了。

「那么,从苹果那里借项圈?」

「…………」

硒点了点头。把脸埋在我的胸口。

「总有一天,我会和安迪先生一起回到波尔卡,让他见见苹果。但是,最初打算让她记起来的谎言,现在已经不能说是谎言了... ... 从被拥抱的时候开始,我的心情就停不下来,不想被抛弃... ... 对不起,对不起... ... !」

「 ... ... 笨蛋」

望着中天闪耀的月亮,轻声说道。

一半给硒,一半给自己。

我今天学到的。

... ... 我现在没有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去的故乡,也没有可以回去的工作。

他们比想象中更孤独,更开心地嘲笑他们,是因为这两个半精灵在这里等着,不管是国家还是职业。

丢了它,就一无所有了。

什么都没有,那种孤独让我害怕。

所以我肯定长得像硒或迪亚内先生。

比硒弱多了,愚蠢多了,虽然没什么优点。但是我不能放弃温暖。甚至害怕怀疑。

我和这些孩子的关系,肯定会有人互相舔舐弱者的伤口吧。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放弃对方也不能放弃对方。

「可我是个花花公子啊。其实我和迪亚内百人长也在搞色情。」

「我知道。不过没关系,苹果也许会原谅我的。」

「在你说出这番话之前,我就已经对你产生了欲望。」

「我一直对安迪先生有感情。」

他们想让你怀孕,尽管你的薪水很低

「如果你回到波尔卡,你可以养一两个孩子。Andy 先生只需要在家里做些色情的事就行了。我会照顾安迪先生和苹果

「 ... ... 你真的太强了。」

这么直接的爱情太耀眼了。我爱你,我很高兴。

... ... 不可能放手的。

「嗯... ... 啾、啾!」

「 ... ... 呜呼... ... 你,在这种地方谁能看见呢?」

「我会展示给你们看的。你们真的可以展示给大家看。我是安迪先生的母奴隶,为了安迪先生,我什么都可以做。」

」安塞洛斯这次可能会认真地扑过来」

「他看起来更糟糕——或者说,他是一个令人惊讶的色鬼!」

「 ... ... 是、是吗?」

「是的,我确定!」

不知为什么,一路上硒的声音突然变大了,突然远处传来了有特征的「哐当」声。

... ... 原来真的在啊。

「ね?」

「 ... ... 无可奉告。」

如果你太欺负那个强大的角色,你会害怕后果的。

他在柔软的草原中央紧紧抱住无所畏惧的硒,让自己跨过薄布爱抚。

「嗯,嗯... ... 啊,安迪先生,那里... ...」

「嗯... ... 是这里吗?」

「是的... ... 啊嗯!」

一戳肛门就会发出舒服的声音的硒。

远处又传来轻微的嘶嘶声。... ... 是在意什么地方了吗。你真的要承认你是个胆小鬼吗,安塞洛斯。

「嗯... ... 嗯,嗯... ... 嘿嘿,不知怎么的,安迪先生知道了这一切,你就放心了吧... ... 真的... ... 比平时... ... 好紧张。」啊... ... 哟... ... !」

「 ... ... 你那张感觉到的脸,真是太柔软了。」

「是吗? 太高兴了... ...」

在我身上,还穿着一点点雾衣的硒闪闪发光地跳着。

再次明白了这么美丽、淫荡、强壮的少女,拿自己孤独的全部存在来爱我,这个事实真的让我兴奋不已。

「嘿嘿... ... 孩子,你给我准备一下吧... ... 什么时候生都行... ... 我已经生下来了,不管做什么,都是安迪生的孩子... ...」

「啊... ...」

光凭这纤细的腰部渴望得到我的精液这个事实,恐怕就足以达到目的。

「 ... ... 安、安迪先生,你跑得太快了... ... 嗯、啾... ...」

用手抚摸这样的小鸡鸡,毫不犹豫地把缠在手指上的硒送到嘴里。

「说不定一放进去就又高潮了。」

」如果这不是最后一个,那就是最后一个」

「 ... ... 好了,做好心理准备吧?」

抬起硒的腰。硒伸手定我鸡巴的位置。

然后,噗噗地插入鸡巴。

「嗯嗯... ... ! !」

「可恶... ... !」

然后,射精。

「啊啊啊啊! ?」

「哦!」

扑通,扑通,扑通... ... !

「 ... ... 好厉害... ... 真的... ...」

「还差得远!」

虽然事先已经宣布了,但是对于自己的早发性射精还是感到有些吃惊。

为了覆盖它,没有时间评论就开始抽签。

与兴奋程度成正比,小鸡巴的硬度保持在 max 的状态,像舂米一样,继续将吐在硒深处的精液像捣蛋一样咕噜咕噜地推进去。

「啊、呀... ... 好、好舒、舒服... ... 好、好舒服... ... 啊、哈啊、啊啊... ... ! !」

「声、声音很大... ...」

以解放感和沽名钓誉为赌注的我也不好意思,不过这里也是老实说,如果太大声喘气的话可能会到达队伍的距离。有点害怕。

对于这样的我,硒伸出舌头喘着气低声说道。

「 ... ... 可是,刚才我好害怕哦... ... ?」

「?」

「如果那孩子真的来了,不是会死吗? 我... ... !」

「 ... ... 啊。」

显然他对安塞洛斯产生了怨恨。

「所以,我会给你看的... ... 然后,主人,我会为你骄傲的... ... 呵呵,你会后悔的... ... !」

「 ... ... 算了,适可而止吧。」

暂且不论是否真的按照硒的想法进行,只要稍微展示一下就会让人心跳加速。

就这样,硒的喘息声高亢起来,我和她的腰比狗还要脏,继续弹跳。

「嗯,哈,啊... ... 安迪先生,安迪先生,我的... ... 我们的,主人... ... ! !」

硒本来就非常好。那阴道仿佛只是为了取悦我而制造出来的一样舒服。

那是室外、安塞洛斯的视线、激烈的腰使等要素加倍攻击鸡鸡。

乱七八糟的泡沫飞溅出先前流出的精液,加速了丑陋的感觉。

「硒... ... 已、已经... ...」

「呵呵... ... 其实我也... ...」

再一次,我的睾丸开始准备射穿硒子宫的箭。

硒也放下子宫等着它。

我们越兴奋,我们就越合得来。在我们高潮的瞬间,因预感到会出现协同效应而毫不留情的高潮,我和硒互相扭动着腰部,露出了白痴般的笑容。

没有语言,只有喘息声,肉体和性器官的碰撞声,以及轻微的呼吸声。

「啊... ... 啊... ... 要、要去了... ...」

「啊,啊啊,你好...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咚咚,咚咚,咚咚... ..。

又把浓密的精液喷到硒的阴道里。

「啊,啊,啊... ... 咕... ... 好、好恶心... ... 我、我做不到... ... 我不、不想... ...」

「 ... ... 啊,好厉害... ...」

两个人一起疯到最高点。

暴露喉咙,身体因绝顶的余韵而颤抖,沉浸在只用生殖器感受对方、感受世界的感觉中。

过了一会儿,我们回过神来。

「 ... ... ... 太好了。」

「是的,感觉很好。」

相互拥抱,用手指互相拍打背部,互相称赞彼此的相配性。

「 ... ... 下次吧。到了编制军队的时候,我就请半年假。」

「安迪先生?」

「还有,苹果... ... 我会把另一个你,带到这边来。如果是医学系的话塞莱斯塔更先进啊。如果我们往南走,我们会找到唤醒苹果的方法,我相信。」

「 ... ... 是的,是的,我知道!」

「是的。」

顺便说一句,如果要休半年的假,就要被当作是预备役。

但是从巴松到波尔卡单程需要两个月吧。我没有钱,不能坐快马车,可能要花更多。

那样的话年假的时候不管怎样都去不了。如果我回来了,我想和我父亲谈谈,不管他是不是欢迎我。

或许他会意外地毫无厌恶之情,甚至会告诉你继承铁匠。但是我至少要叫醒苹果,在和迪亚内百人长确定关系之前也不能退出塞莱斯塔。... ... 如果可能的话,迪亚内先生也一起去,这种想法也许有点过分了,但至少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应该也是如此。... ... 能行吗。我不知道。

「 ... ... 想的事多了起来啊。」

「呵呵... ... 没关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嗯,我很高兴。」

「♪」

中天的月亮很明亮。

正好用明亮的光芒照亮了不能向世人挺起胸膛的我们。

如果两枪都用尽全力的话。不洗个澡的话就麻烦了。

「 ... ... 啊,安塞洛斯。」

「安塞洛斯先生。」

「!!?」

回到刚才的浴场,不知为何,安泽洛斯正在洗内衣。赤身裸体。

「你、你们为、为什么会在这里! ?」

「不,不,我想洗个澡。」

「有点儿脏了。 ... ... 算了,彼此彼此,是的。」

「 ... ... ... ... ... ... ! ! 这、这个... ...」

安塞洛斯捡到了那附近的树枝。有点不对劲。

「我们逃吧。」

」啊,等一下,我所有的衣服都在这里」

「好吧!」

拉硒。我计算了一下安塞洛斯某种特定的计量器积累的速度,然后转过身去... ... 但为时已晚。

「○$*□@△→▼&%㌍!!」

安塞洛斯的冲击波击碎了池塘。

稍微在空中飞翔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続く)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