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再见童贞(R18)

我把那个改成妹妹之后,校的时候想起了芽衣子确实是有个妹妹(阳奈子)的,但是又能怎样呢,不单单是这个妹妹,妹妹的妹妹也是我的。所以不如索性就叫它妹妹。


032再见童贞(R18)


我的性欲和别人一样。


因此,我的性行为也和一般人一样。


也就是说,预习很扎实。


和一般人一样看色情视频,和一般人一样手淫。


为了第一次做爱,还反复观看了AV男演员的解说视频。


前戏很重要啦,小豆豆要温柔地抚摸啦,当然知道。


尽管如此,第一次做爱还是非常辛苦。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好痛!」


「痛吗?不是很舒服吗?」


「才不是!好痛!好痛!」


前戏很完美。


正如著名AV男演员在视频中解说的那样。


芽衣子沉醉在模仿动画的各种技巧中。


发出色情的声音,流着口水,弄湿了嫩穴。


我试着把手指伸进湿漉漉的穴穴里。


超过乳液的滑腻感,手指被吸了进去。(1:昨天看神父大人的技能胶囊,刚好看到了乳液……)


绝对不是我的前戏不好。


「插进去……筱宫君……」


所以芽衣子也拜托我插入。


用她的手和嘴勃起的我的儿子去戳她。


所以我答应了她的请求。


让她躺在岩石上太不解风情了,所以决定站着插入。


让她靠在墙上,抱起她的左脚,打开她的大腿,把儿子塞进去。


当然是戴着避孕套。


在这里我也没有受挫。


因为为了这天训练了10次以上。


就像绑橡皮筋那样轻而易举。


到插入为止的内容堪称完美,满分为100分。


但是从插入的瞬间开始的内容是低于0分的。


「好痛,好痛啊,好痛……」


芽衣子痛得出奇。


这不是技术的问题。


「太大了……对不起……」


我的儿子很大。


完全勃起时,我的儿子明显比别人大。


据说日本成年男性的平均长度在15厘米左右。(1:吹,接着吹。身高比亚洲平均还要矮,你说你平均比较长—噗—笑)


另一方面,我的儿子超过了20厘米。(1:吹呢吧,读前文的时候也没见有提过这一嘴,平均长度不好吗,那又不是就不疼了。)


而且很粗。


所以我的避孕套是L号的。


至今为止,我都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


因为比谁都优秀,所以觉得在性爱上有很大的帮助。


没有的事,这个儿子最坏了。


因为太大了,和芽衣子这样的处女明显不合。


不管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阻止过大的疼痛。


「用手指习惯了吗……」


「对不起……筱宫君……」


「不,是我太大了,所以不行……」


我们中断了做爱。


把手指伸进开始变干的芽衣子的芒草里,慢慢适应。


我在她身上动了动手指,湿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啊!筱宫君!再……!啊!」


我的中指每动一次,她就发出欢快的声音。


「下一个……」


接着中指插入食指。


这时我明白了,妹妹的紧绷感很强烈。


只插了两根,却勒得很紧。


「厉害!厉害!厉害!」


但是,食指也顺利度过了难关。


芽衣子非常兴奋,紧紧抱住我,口水直流。


呼吸已经热腾腾的,脸也发烫。


「好,第三步……!」


从第三根开始就很辛苦。


「哇……!」


「痛吗?舒服吗?」(1:男人反反复复去问‘你舒服吗?’。就跟女人反反复复的问‘你爱我吗’是一个道理。)


「哎,两个都……!」


她是一边害怕一边感觉到的。


但是,心情越来越舒畅。


执拗地责备,最后疼痛就消失了。


「这样的话能行吗? !」


然后我要复仇了。


首先是勃起能力衰退的儿子再起奋战。


让芽衣子蹲在那里,让她吮吸。


结果一转眼就复活了,所以要插入。


「好痛……!」


「还是不行吗?」


「不……这样的话我可以忍受……!」


「哈哈……」


做爱是需要忍耐的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继续行动。


慢慢地动着腰,几次停下问不要紧。


「渐渐地……心情变好了……」


刚开始疼得厉害,后来好像也消失了。


处女膜破了,妹妹出血了,但疼痛消失了。


拼命努力的结果,芽衣子被我的老二搞得喘不过气来。


从那里到射精非常短暂。


芽衣子的小妹妹太紧了,让人受不了。


想要长时间撑下去的念头轻松地消散了。


只是稍微剧烈地扭动腰部,我就射精了。


避孕套末端的袋子里充满了精液。


「谢谢你,筱宫君,又温柔又细心。」


「哪里,谢谢你夺走了我的童贞。」


汗流浃背的芽衣子靠着湖边那块岩石坐了下来。


「你把它处理掉吧。」


我把积满精液的避孕套搭在芽衣子的肩上。


「我先藏起来,等会儿再偷偷扔进海里。」


芽衣子拿起避孕套,开始在戒指附近系上。


问为什么结的,说是「为了不让精子洒出来」。


真是个机灵的女人,我想。


「我还有套套,你要是喜欢的话,再邀请我吧。」


「嗯,工作累了再拜托你。」


我站起来,准备穿上贯头衣。


「等等。」


芽衣子阻止了我。


她招手叫我过来。


「嗯?」


我一靠近,芽衣子就咬住了我的儿子。


就是所谓的清扫口交。


「嗯……嗯……嗯……」


积存在儿子里的精液残渣被榨干。


「这样就好了。」


最后,芽衣子顺着鱼竿往上啾了一下儿子的头,结束了行为。


(我已经不是童贞了。)


我穿上贯头衣,先一步回到大家身边。


幸运的是大家都熟睡了,我们的性爱没有暴露。


(比想象的要久啊……)


基地外的景色变了。


大海的颜色从漆黑变成了深蓝色。


朝阳开始升起。


「现在这么累,今天的工作好像很辛苦。」


离起床时间还差一点儿,我又睡着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