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话 魔王大人,到裁决的时间了

翻译:天地有正气(数字语音处理技术)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作者题记

[不错][呵呵][嚯][挺有意思的]
如果您有这么想
敬请在书评、评星里留下您的足迹


魔王——
那是魔族实力的顶点,也是全魔族唯一的王
魔王的身姿从未被人类目击过,只有想象流传下来。

所以如今的魔王一眼看上去是可爱的少女的事情,又有谁能想到呢

褐色的肌肤上,镶嵌着让人联想到蜥蜴的金色的瞳孔
那具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胸部还不够丰满,但是纤细的手足却荡漾出优美的曲线,让人期待她今后的成长
火红色的长发,被结成两束而分开,给人宛如刀刃般的锐利感

而那展示着身为魔族中最高种【魔龙族】的双翼,满溢着雄伟庄严感、传播灾祸的不详感、以及让见者震悚的威压感

这就是魔王格利泽莉亚
继承了前代魔王佐拉的王座的少女,现在也入座于那个天下唯一的可以承受魔王的强大魔力的御座之中,处理着公务

「魔王大人,布雷泽鲁大人觐见」

魔王的秘书兼任女仆——克兰贝尔走进宽广的房间,郑重地低下头
瞥过有着如同幽冥一般白皙纤细肢体的人造人后,格利泽莉亚把桌上的文件全部消灭了

「让他进来」

克兰贝尔打开会客室的门
表情紧张的布雷泽鲁走了进来
走到魔王眼前的地方,跪拜行礼

「魔王大人在上,祝您心情愉快——」

「呐,布雷泽鲁。你眼睛长成鼻孔了吗。【祝您心情愉快】?那可真抱歉,因为我的心情,正在绝赞降低中,马上就要降低到冥界去了」

「属、属下非常抱歉!」

「这种平淡而又无聊的道歉我不想听。你啊,到底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请、请听属下一言!魔王大人,这是有理由的——」

布雷泽鲁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正要说出自己的辩解时,格利泽莉亚的声音抢先一步响了起来



跪下!!



那瞬间,布雷泽鲁再次俯首向地面
还不止是那样
自发的,脸朝正下方,强邀着与地面接吻
布雷泽鲁是等级超过200的魔族
然后还是四天王
但即使是他这样的,也无法与如此巨大的重力魔法相抗衡

格利泽莉亚的拿手属性是【地】
但,那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表示【地属性】
她所控制的对象是,【大地】——等价于这个世界本身
只要有那个意思的话就可以把整个世界天地倒置,这个刚降生不久的少女,就是有着这种程度的力量

「谁让你抬头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情?最近,所有事情……既然你忘了的话,我就再给你讲一遍。你只是我的部下。可别说你忘了有这回事」

「非、非常……抱歉」

「你还是喜欢搞这种连一点点的美感的影子都看不到的谢罪……这哪有一点四天王该有的样子。至少搞点能取悦我的东西如何。毕竟我现在心情都糟糕成这样了」

「真、真的非常抱歉,魔王大人!折损了魔王大人御赐的2万兵将」

「哎……那,这是谁的错呢」

「那个是——」

布雷泽鲁一时间迟疑了

然后,格利泽莉亚用脚趾轻轻扣了扣地面
施加在布雷泽鲁身上的重力魔法,应声增强了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

头仿佛要裂开一般的剧痛……
就连布雷泽鲁这样的魔族,也只能发出不像样的悲鸣
骨头咯咯作响。不,能感觉到骨骼整个都已经歪裂变形了
剧烈的疼痛游走全身,在这种情况下要发出悲鸣本身就很不容易了

即使如此,布雷泽鲁也不得不勉力张开嘴说着

「是我!是……我,布雷泽鲁!!!」

随后,疼痛解除了
终于从重力魔法中解脱出来的布雷泽鲁,吐出凌乱的呼吸

然而,对此格利泽莉亚没有丝毫的歉意
她只是从盒子中拿出了细细的烟
嘴里叼着烟,陷入了沉寂

看不下去布雷泽鲁只是呆呆看着的样子,站在后面的克兰贝尔小声提醒道

「布雷泽鲁大人,去给火——」

布雷泽鲁终于注意到了,慌张的使出火焰魔法

烟的前端亮起火光
格利泽莉亚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紫色的烟
然后,用手指取下烟,抬高下巴,睥睨着布雷泽鲁

「20分……」

「噶?」

「是说你的借口哦。1万分我给20分。你以为,我是因为损失了两万人而生气的?」

「那是——」

「好了。要是这样慢慢问你,等你明白100年都过去了。我直接告诉你。我到底为什么而生气?」

「非、非常感谢您」

布雷泽鲁的声音微微颤抖
这是因为屈辱呢
还是因为害怕呢
哪怕是他自己,也不是十分明白

「你啊,为了把2万兵员送到诺维鲁那么个乡镇里去,用了大规模传送魔法吧」

「啊?是的……」

「你知道为此要死多少人吗?2万哟。为了送2万,就要再杀2万。你合计送掉了4万人。明白吗?」

格利泽莉亚将还有些许没有吸完的烟,按进了烟灰缸里

「而且,你啊。在那之前,九头龙蛇改也是用大规模传送魔法送的吧。那个时候,牺牲了几个?」

「5、5000」

「加起来——」

「4、4万5千……人」

「对了。总计4万5千……多亏了你那多余的对研究的执着,我们损失了4万5千宝贵的战士。也就是说,在与人类的战争中打出了牺牲惨烈的结果!!」

「虽然如您所说……这些大规模传送魔法里用的活祭品,主要是抓来的人类。也、也有一些是食用用的人造生命——」

布雷泽鲁窥测了一眼背后的克兰贝尔
然后继续说道

「而且哪怕死了,也可以由死灵族们复活过来的不是吗?」

「——哼!!」

「咿!!」

布雷泽鲁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那是被格利泽莉亚锐利的目光所注视,下意识地反应

不过,格利泽莉亚接下来的行动,不过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哈……你的无能都让我无话可说了。请你不要再表现自己的无能了。这不是显得曾经一度还很认同你的我像个笨蛋一样吗」

「……非、非常抱歉」

「我说过了。如果你要反复进行那种一点意思都没有的道歉的话,还不如给我闭嘴?」

「抱——…………」

布雷泽鲁不禁闭紧了嘴

格利泽莉亚把手肘放到了御座的扶手上,用手托住脸颊

「你难道不知道死灵族的复活效率最近大幅度下降的事情吗??」

布雷泽鲁的表情再一次扭曲了

布雷泽鲁自己都从未想过,居然会被魔王大人把握事态到如此清楚的程度

魔王的工作是,发动战争,决定重大事项的实施,或者是斟酌考虑部下的提议、在一年3次的魔王大会议上作为议题将其提出

明明应该是不会掌握具体的数字的
而且,刚刚说的那些糟糕的数据,被布雷泽鲁故意隐瞒了起来
本来会被魔王大人知道什么的,连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

「一幅在思考为什么会暴露的表情呢。说到底做出派出军队许可的最终环节,可是我。理所当然的,会过目军事作战构想,把握投入的兵员总数。那个兵员总数,相比于以前急剧减少。而作战间隙进行修正的时间却在变长。这到底说明着什么呢……哪怕我这么说,头脑不好的你也不能明白怎么回事吧」

「那是死灵族们支援不力……今后会加大管束他们的力度、提高复活的效率——」


唰!!


瞬间,鲜血飞舞
对布雷泽鲁来说,不过是抓一下脸颊的程度,但,血液从下巴上不断低落,在地板上点出翩翩红点

「你接着说不经大脑的话!脑袋给你拧下来」

「抱——……」

就要说出谢罪的话的布雷泽鲁,慌忙捂住嘴巴

格利泽莉亚在王座上坐直
金色的眼中再度光芒闪耀

「不过我生气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你的无能。无能的家伙到处都是。嗯,不过,唯一不无能的家伙是,死蝎的卡布索迪亚。那家伙可是个很有眼力见的魔族啊」

布雷泽鲁的表情绷紧了
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握拳
没想到竟会在这里听到卡布索迪亚的名字

在正在被魔王训斥的时间里……

「不该提到已经不在这里的魔族的名字呢。啊啊……说起来,把卡布索迪亚开除的,不就是你吗?布雷泽鲁,你在没有我许可的情况下……」

「那是因为——」

「哪怕对那种事情,我也没有生气。毕竟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讲明白了的」

「————哎?」

「不过是因为他放你一马,你才苟活下来而已。那个男的——如果他有那个想法的话,取了你的首级也不是什么难事。他就是有这种程度的力量」

布雷泽鲁完全沉默了
手上的力道愈发加大,指尖的缝隙中甚至有血渗出
格利泽莉亚在表扬着卡布索迪亚的时候,他的心宛如锯子在来回锯一般痛苦
那个痛苦,甚至超过了刚刚格利泽莉亚的重力魔法的效果

「那么,布雷泽鲁。来说说我为什么生气了吧?」

「哎……?」

居然还有吗,布雷泽鲁的表情如此显示着他的心理活动
格利泽莉亚对此则是毫不在意,继续说道

「你啊……故意隐瞒了吧。这次的事情——」

「不、不是那样的。我是想等到事态完全落定,再向魔王大人——」

报告两个字还没出口,布雷泽鲁的嘴就停住了
也可以说是被阻止了
他的眼中,映照出魔王狂怒的模样

「你这家伙,要把我当傻瓜耍到什么时候。你是觉得我完全不知道吗?」

格利泽莉亚展示出几张纸片

「我收到了密信。这里可是一五一十的写着你干过的事情。全部……姑且一提,这不是露维亚娜写的,也不是沃加尼斯写的。他们可不是会写这种密信的狡猾的魔族,这一点你是最清楚的吧」

「那到底是谁?」

「你可没有在这里问话的资格。你要做的,就是为向我隐瞒这种明确的背叛行为,对罪行付出你应有的代价」

「我是罪人……??」

「哈……我是不是一开始应该下注在卡布索迪亚身上,而不是你?」

「——!!」

看着意气消沉的部下,格利泽莉亚紧接着说道
但那句话,对布雷泽鲁来说,是比到现在为止所受的苦痛更为沉重的追击
【灼却的布雷泽鲁】的脸上,愤怒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来
不过,也就只剩下一小会,给布雷泽鲁发怒了

「考虑到你至今为止的功绩,免除你的永久死罪。总而言之——」



去死吧……



在那个瞬间,布雷泽鲁的四周暗了下来
察觉到有什么黑色的东西落下的瞬间,他的意识和悲鸣都消失了
当再次出现时,布雷泽鲁的身体已经被压成了肉饼

鲜血慢慢扩散开来,整个样子如同一张恐怖的地毯

格利泽莉亚无声的动了动下巴
克兰贝尔恭顺的低了一下头,叮铃铃地摇起了铃铛
死灵族走进了屋中
看到变成了肉饼的布雷泽鲁,忍不住发出了悲鸣

「外形有了些许的变化……这样子能复活吗?」

「是……是的,魔王大人。虽然要从肉体的再生开始进行……」

「是嘛……那么,先把他在魔王城门口晒个两天左右,再给他进行复活吧」

「这样可以吗?因为肉体会有腐败,到复活的时候,可能会有功能不完整的情况……」

「那就那样呗?只能说明他肉体太脆了。行了,给我赶快把这个肮脏的尸体弄走。都有味道了。」

「明白了!」

被魔王格利泽莉亚看着的死灵族,将布雷泽鲁的遗体回收、离开了房间。
本来按道理来讲,对于魔王妥当的处理了他们交给魔王的密信这件事,应该要表达一些感谢的话语的。
但是,当时死灵族们的魂魄,被巨大的恐惧感所填满,感谢的话语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蠢透了……」

像火山一样狂怒过后的格利泽莉亚,漏出长长的叹息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