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根性就算死了也变不好

「真是的,桜井到底跑哪兒去了!」



午後、選出據點場所的檜垣到了作為集合地的廣場。

但是等了一萬年(體感時間)桜井也沒出現。積累了怨氣的檜垣、不顧周圍的目光發出了憤怒的叫聲。



「(那家夥……難道去『塔』里面了?)」



雖然只是靈機一動的想法,但在短暫的合作中他是笨蛋的這件事情也不知不覺地明白了。

搞不好,他把自己支開、自己一個人去挑戰『塔』了。

回想起來,在當初決定分工的時候,也是什麼準備都沒有就打算去挑戰『塔』。



越是思索就越是對此感到確信,檜垣拔腿向『塔』衝去。

比起對他安危的擔心,因為自己被算計而感到的憤怒之情要來的更為強烈。已經決定找到他後給他嚐嚐好看了。

雖然覺得對他人暴力相向不是自己的風格、但是對此卻沒有感到絲毫的後悔。



走到『塔』前,注意到不知怎得圍起了人牆。

人們(準確的說是死人們)的樣子和平時相比有種難以明言的氛圍,腦中不禁浮現出了導致這種事態的那個原因。



「打擾一下。發生什麼了嗎?」

「恩?沒什麼,好像是『塔』里出現了新種魔物、然後內部的魔物在自相殘殺。因此讓『塔』的系統變奇怪了,正在封鎖調查中呢」

「那家夥到底干了什麼……!」

「恩? 啊、等下、小姑娘!!」



檜垣混在人群中向『塔』前進,確信絕對是桜井在內部干了點什麼的檜垣悄悄地侵入了『塔』內。

不管怎樣都要找到他然後在騷動冷卻下來之前離開『塔』一次才行。畢竟引發了多餘的騷動,要是因此被懲罰而難以蘇生就很困擾了。



打起精神進入『塔』內,檜垣看到的是魔物的屍之山。

和現世的魔物不同,『塔』里的魔物們是以人類的留戀為能源、披著魔物皮的仿造魔物,聽說正常情況下死屍會化為灰塵隨風消融。

當然眼前到下的魔物們也都在慢慢消溶消失,但因為倒下的魔物太多,視野幾乎全都被灰色的沙塵所染。



而在沙塵前方,豎起耳朵的話會聽到魔物臨死的慘叫。

向著不斷回響著的絕叫的源頭,檜垣握著劍慢慢前進。



映入眼前的是,在單方面持劍不斷狩獵魔物的桜井的身姿。



「再刷怪啊!!!人的留戀不可能才這麼少吧!!快點給我上啊!!」



吊起的笑臉上一絲正義的影子都找不到,隨著大笑,輕易把剛刷新出的魔物的頭顱斩飞。

然後立刻蹬地側身躲過刺來的槍,抓住搶柄,一邊用力一邊反手斬落魔物握槍的手。



每次殺掉魔物後都會漏出的笑聲在周圍回響,雙眼發光,就像磕一大把了胡椒面一樣瞪大眼睛眨也不眨。

確實,根據看法,這個被說成是新種魔物也不能有什麼抱怨。



但是那種事情怎麼都行,問題是他所釋放的斬擊。



「那個是,那個……斬擊!!」



桜井所釋放的斬擊——是憧憬中的美麗的、並狂愛著的『劍聖』的一斬。



在自己的性命被奪走時,『被反擊了』的衝擊和『這不可能』的想法,讓胸中一抹的懷疑被難以置信的心情抑制了。



但是現在,現實是、桜井放出了那一斬。

那不是相似的什麼某某。自己絕對不會、也不可能看錯那個。

正因如此,桜井的一閃和『劍聖』的一斬說是完全一致也不為過。檜垣看到的那一閃宛如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



茫然的,站著。









「————————你 〇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



怒火湧上心頭。



並非『劍聖』的人揮出『一閃』。並非自己的人習得了『劍聖一閃』。

自己的憧憬宛如嘔吐物被蓋上砂土踐踏一樣、那邪惡醜惡的惡行讓檜垣的全身全心狂怒。

在冥府談好的協作和目的全都拋在腦後、檜垣毫不猶豫的向桜井使用『火劍』。盛燃的火焰纏繞全身、以火焰為推進力放出的突刺,直指桜井的背後。



「啊恩!?」



對此,深度集中到無我狀態而獲得敏銳感覺的桜井對奇襲作出了反應,立刻把臉轉了回去。

他面對迫近的突刺立即抓住旁邊魔物的腳,從側面打擊劍尖來讓軌道偏移,順勢像報複一樣地對著衝向牆壁的檜垣的背後釋放了『火剣』的突刺。



「嘖!」



突刺軌道偏離的檜垣就這樣順勢轉身,然後借用離心力,把背後襲來的桜井的刺突彈開。

在瞬間的攻防之後,為了消除回衝檜垣和桜井都轉了幾圈,就這樣繼續對持。



「〇〇……妨礙我練等是想干什麼!!」

「閉嘴閉嘴閉嘴!那一劍、那個斬擊是老師的東西!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怎麼會這樣!?」

「有空妨礙我不如自己去刷經驗啊,混蛋!!」

「你 〇 的的的的的!!!」



至此為止,兩人早就把最初的目的丟在了遙遠的彼方。

已經變得,只想著排除掉眼前的敵人。



桜井 亨 VS 檜垣 碧。

這第二戰,是把『塔』內魔物也卷進來的,三方勢力群魔亂舞的狂亂之宴。




# 翻譯再開,總之先翻完第二章冥府之塔。

# 還有打戲好難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