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恰当的消防行动

爱丽丝・尼布尔海姆是守护『冥府』秩序的一名警备员。



褐色的肌肤、长及背部的银发。

修长的手足、极好的身体曲线、还有小小的蛮腰。

富有女性魅力的肉体上只穿有露肩胸衣和紧身热裤。带着的几个饰品让打扮有一种民族风,但实际上暴露度几乎和内衣打扮等同。



把这煽情服装当作日常私服的她,如今慌张的向着『塔』跑去。



「怎么,怎么回事!?那种『热意』还是第一次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的魔眼可以测量心中『热意』的程度,像热成像一样的反映出来。

因为『冥府』里有强烈的留恋,所以素为恶行者、有过激思想的破坏狂什么的,多少都会有一些。

因为这类人大多都有充盈到快溢出的『热意』,所以『用看的』就能标记危险人物的这个能力,被周围宝贵对待。



『热意』越强就会越红,也会越热。



在拥有如此力量的爱丽丝的眼中,『塔』突然放出了庞大的『热意』。

至今都未曾感到过的强烈『热意』,以中层为核包裹了塔的全体,她甚至有了『塔』燃起大火的错觉。



「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

「啊啊,爱丽丝大人!」

「请不要加大人!我也是警备员的一员」

「失礼了。其实有新种魔物出现的报告——」



接受了先行把『塔』封锁的警备员的报告的爱丽丝,判断报告有误。

那种热量不是魔物能散发出来的。魔物无论何时都只有等身大的破坏冲动和设生存欲求。可以寄宿那种远处就能看见的、庞大的『热意』的,就只有拥有知性和无尽欲望的存在。

根据自身经验如此判断的爱丽丝,为了让周围的警备员都听到,提高声音说到。



「魔物不可能释放那种程度的热量!对象不是新种魔物是人类!呼叫增援,我先行前去确认!」

「爱丽丝大人!?一个人什么的不行啊!!」

「所以说不要说大人了!!」



拿着爱用的折叠式长棒,爱丽丝冲入『塔』内。

虽然路上倒下的魔物和它们产生的尘埃阻断了视线,但顺着通道传播的『热意』清楚的指明了前进道路。



在爱丽丝终于抵达的目的地,有一对缠绕着火焰的男女在相互厮杀。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狂乱地挥剑的男子。

以及、

愤怒地挥剑的女子。



彼此冲撞的火焰和他们身上溢出的『熱意』,卷起周围的魔物灰尘,形成狂乱的风暴。



「(这可、不妙!)」



『塔』内部产生的神造魔物是利用人类的留恋制作出的存在。

『塔』的挑战者通过打到魔物来净化自身的灵魂,以协力神的净化职责为名获得报酬。



但是,偶尔也会有让自身留恋增幅的人存在。



简单来说,『塔』的活动可以说是『冥府』给予死者的工作。

正因对普通的死者有现世的苏生,这一超越人智的破格报酬,所以他们才会努力工作。

而对增幅留恋的人来说,经常会逆转报酬和工作的重要度。

对他们来说现世的回归并没有任何价值,在『塔』内的战斗杀戮,才是原本的目的、生存的理由。



对『留恋』持续给予快乐,也只会增幅留恋。

为了防范此事,采用工作和报酬的形式,来精炼自己的灵魂,这就是『冥府』的系统。



把这个系统当作升等的舞台装置的,名为桜井亨的男子,要说的话就是彻头彻尾无视规定的危险人物。



就结论而言,被桜井虐杀掉的神造魔物的尸之山,让『塔』的净化机制受损,忘记时间持续增幅『留恋』的桜井的暴走,更是导致了恶性循环的发生。

并且在这时到场的檜垣,对桜井的过激行为也打开了暴走的开关。因为有妨碍桜井满足『留恋』的存在,所以更是加剧了桜井对『留恋』的执着,更加速了恶性循环的速度。



「(燃烧的心和过度的留恋结合的话,灵魂马上就会烧失掉的!万一那样的话,就怎么都救不回来了!!)」



没有生命力但有灵魂的话,可以转生成新的生命。

但若连灵魂都燃尽消失的话,接下来到访的就只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了。要是这样的话,就只能作为在无之世界飘荡的虚无一员,在永远的『无法感觉到任何事物』中持续痛苦了。



那种结局。

作为死者苏生组织的『冥府』的一员。

作为和冥府之主、阿努比斯血脉相连的一员。

绝对不能当作没有看见。



「『冥府』之主、阿努比斯神啊!&×(……×&……&×Y&~『降神咒文』」



看着仍在残杀的两个人,爱丽丝举起杖状长棒向神祈祷。其前端生出小小的水球、中央生出小小的亮光。

爱丽丝在空中晃动长棒,以把周围的沙尘聚集在水球中。聚集沙尘的水球渐渐长大、等到停止聚集沙尘时,大概生出了有爱丽丝身长两倍的巨大水球。

水球和中央的亮光聚集起来的留恋一同送至阿努比斯神之处,她慢慢地挥动剩下的水球。



「差不多、行~了!!」



——把水球丢向厮杀着的两人。



爆开的水球生出淹没通道的波浪、浇灭了缠绕桜井和檜垣的火焰。

引发的波浪把两人冲到墙上失去了意识,总之先抑制了两人的『热意』的爱丽丝松了口气。

然后在增援到来之前看好这两个人别让他们逃掉就行。



「哈……到底什么人啊这俩孩子。那种震身的『热意』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想着是不是卷进了什么麻烦事,但对这种程度的『热意』也不能说不感兴趣。

怀着复杂的感情,爱丽丝・尼布尔海姆等待着增援的到来。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