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寻找愿望的第二天

「早!看你的样子是不需要我帮忙了呢~!」

是很有精神的样子,看来睡的很饱呢。

「睡了14个小时,果然很奇怪啊。」

「要你管!」

她生气的跺着脚嘟起了嘴,无时无刻不在强调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不能被她骗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这个花田为什么只有彼岸花?」

「虽然问出来了但是和我预料中的不一样呢。」

是既定事项吗?

「这些花和我的联系无非就那么几种了。」

「很爽快的承认现实了呢,这里不止有彼岸花哦,还有一株矢车菊。」

昨天有好好检查每个地方的,是在她的房间吗?

「矢车菊?为什么我没找到?」

「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是说……」

「这里是时序层,这里的植株会反应你的心境,虽然是在我诱导下的认知,但结论不变,因为你『只』看到了彼岸花,所以这里只有彼岸花,不是没有矢车菊是你下意识忽视了它。」

我的心境吗?昨天看到遍地的彼岸花确实被吓到了,我潜意识里放弃了吗?

「有办法强制观测吗?」

「办法倒不是没有,需要你交出一部分权限。」

交出权限,总有不详的预感,感觉会被她操纵,这样可不行。

「这个就不必了。不过,果然还是很在意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只是帮助我稳定状态那么你的目地应该已经达成了,但是你还留在这里,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觉得问我我就会回答吗?」

「这个…」

「虽然不能回答你,但是可以给你一些提示,我的目的是『指引』和『异数』。我不能再说更多了。」

『指引』和『异数』,指引倒是可以理解,但是总觉得我们的认知有一些分歧,特别是从她口中说出的特殊名词,或者自始自终都在被她诱导,这样说来就是——

「是准备干涉时域的正常进化吗?」

「时空之中只有我一个是你所谓的『正常进化』,这样说你理解吗?」

「难以置信。」

只有她一个什么的不太现实吧。

「不求你理解,你才刚出生,你还需要很久来成长。即使对你强制使用『存在信仰』也无法控制你,只好放弃了,引导你还是能做到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最终都会走上我给你准备好的道路。」

这是恶趣味啊,要我做提线木偶吗。

「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她双手叉起腰,挺起完全没有起伏的胸部,带着骄傲的微笑仰头望着我的眼睛「我还是有自觉的~!」

「这句话不要带着微笑用这种姿势说啊!」

「是吗?那这样如何?」

啊,变成漂亮大姐姐的形象了,可爱的感觉完全没有了,仿佛被母性光辉照耀一样,感受到了温暖。然后她消失不见从背后把我抱住了。

「且不说根本不该说那句话,现在没必要抱着我吧?」

「每个母亲都会有抱着自己孩子的冲动哦~!」

「我觉得这不能作为理由。」

「你有没有感受到妈妈的感觉?」

「如果说这个奇怪的氛围的话,确实有暖暖的感觉,心理上。」

「你呢,过于理性了,你需要感受更多的温暖,和更多的存在建立联系,为此我给你留下了一个礼物。」

「是不能告诉我的礼物吧。」

「是的。呐~你有没有觉得之前的我很可爱呢?」

「这么说来确实不自觉的就有『啊~好可爱~』的冲动,原来是你做了什么吗?」

「怀疑我是不对的哦~其实在稳定那个形象的时候,我理想中是『时空第一可爱!』的孩子!」

「果然很奇怪。」

好像并没有受伤的感觉,没有感受到她的视线,合理的解释是她在看着『边际』。

「你知道走出去会发生什么吗?」

这个确实没想过,在那种不安心的感觉中我没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不知道,总之没有安心感,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哦,那是可能性,走出去就符合『存在信仰』的发动条件,你的未来将在那一刻被命运选择。」

「不,我会自己选择未来,包括命运也是。」

只有这一点绝不能退让,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自我』,绝不会拱手让人。

「是吗…迫不及待了呢……」

她好像在小声说些什么,但是我完全无法理解,至少不是我认知中存在的语言。

「刚刚你有说什么吗?」

「不,我什么都没有说,对了我那边有急事,先失陪了,明天你准备启程吧。」

后背的触感消失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这里是这么随意的地方啊。

仍然是满院的彼岸花,今天的白花数目好像比昨天多了。不知不觉走到了中庭的喷水花坛旁边,在闪闪发亮的水幕中有一点淡淡的黄色,用手稍微掀开一点水幕,终于看到了。

「原来在这里啊,不过,我心中仅存的希望有这么柔弱吗?」

仅仅拇指大的花冠,稍微起点风就会被折断的细茎勉强支撑着,存在本身就不可思议,存活就相当于奇迹,尽管如此,仍然怯懦又骄傲的绽放着,或许这就是我的『存在信仰』,这就是我卑微又飘渺的『愿望』。

「记得钟塔顶层有一个水晶房间,应该可以看清楚这里的全貌。」

仅仅是从房间内看我是不会满足的,不过这个房间内自然生长着各种颜色的水晶,本身也是一道风景线。小心翼翼的从窗户向上爬,几经周折来到了时钟塔顶端,有种违和感,这才发现顶端竟然有一个花坛,这真的是『珑玲』里面吗?

花坛里是奇怪的植株,和中庭的矢车菊一样柔弱,叶子倒是有点熟悉,和我那妈妈衣服上的花纹很像,没记错的话那是苜蓿,但眼前这个叶茎连着一个圆圆的果实,没有开过花的痕迹。从它那里收到了奇怪的讯息——

「要我吃下去这个?真的没问题吗?」

很强硬的要我吃下那个果实,奇怪的存在,有一种异物感,还有和妈妈很相似的氛围,虽然不能传达我能理解的讯息,但确实感受到了它的意志,既然如此就不能无视了。

轻轻的摘下果实,果实发出淡淡的翠绿色光辉,还是不要嚼比较好,无论如何都要下肚,这样完整的更好,这样想着已经把果实吞下去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它好像很高兴,我把视线移向庭院,满院的白色彼岸花,中庭的喷水花坛的水幕不见了,代替水幕出现的一丛盛开的车矢菊。

可能会对不起你们的努力,但是为了我的理想,我会不择手段,让你们脱离我的体系之后会获得新的自我,请各自努力加油吧,在绝望之后。

在我心满意足的回到城堡睡觉时并没有发现那奇怪的植株已经开始大量增殖,占领了花坛,根部向下突入了水晶房间,水晶成为它的土壤,长出了水晶质的叶,结出了各色半透明的水晶果实。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