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是很強的

回到廣場

艾維爾帶領著我們近戰職進行揮劍的訓練

就當我想著『只是揮劍而已』時

就發現班上同學都拿不穩劍

有的甚至重心不穩而跌倒

王聖幸反倒一下子就習慣了

站姿像個歷經百戰的戰士

揮起劍來甚至快到看不到動作

這就是勇者嗎?

這就是我的終極目標嗎?

這人我真的打得過嗎?

「不愧是勇者,一下子就學會了揮劍的精隨」

「哪裡,我只是用心去做而已」

「你不用謙卑,反倒其他人,看看你們連劍都拿不好,憑這樣還想拯救世界?」

這句話刺進了大家心裡

彷彿將大家的某種開關打開

令每個人都展現出了平常都不會擁有的決心

那些站不穩的人已經能好好拿劍了

而劍拿不好的人如今已經懂得利用技能了

看著大家的成長我都不知道該開心還是悲哀

接下來我可能要從內部下手了...

「欸,孩子」

艾維爾走到我身邊

大家瞬間往我這邊看

「喂喂,這傢伙是誰啊?」

「這好像是那個總是坐在位置上看小說的」

「你說那個總是坐在角落的人」

「嗯~好像是」

「你覺得艾維爾找他幹嘛?」

「難不成要告白!」

「應該不會吧,這才第一天耶,而且那傢伙幾乎沒有存在感」

「這可不好說喔,搞不好艾維爾其實喜歡那種類型」

「不不不...我可是要將艾維爾當老婆的人呢,我是不會輸給那種傢伙的」

「你在說甚麼啊...你想害我被當成變態嗎?」

「來吧!同志」

「什麼同志啊...」

看來班上是有人記得我的

但是那聊天內容是怎樣

要打架是不是

「你看起來好像心不在焉」

「是嗎?這是我的習慣,請別在意」

「啊,抱歉...是我誤會你了」

「沒關係,下次注意就好」

艾維爾又回到剛剛的位置上

拿出自己的劍

一步一步的教導大家

===

太陽西下

艾維爾察覺到時間不早後

就帶著大家回去

吃完飯,洗完燥

便帶著大家前往臥室

長長的走廊不知道有多少房間

每人領到一間房間後就緩緩入睡

房間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是足夠一個人生活的的大小

我望向窗外

為下一步棋做打算

===

深夜  祭壇內部

一名男子莫名地出現在這裡

頭上長著兩根角

背上有一雙漆黑的翅膀

身披黑色披風

長相端正

走到中央

聖劍已經被拔走了

但是它身旁的劍還沒

「這是甚麼劍?」

男子喃喃自語

祭壇雖然有人看守

但也只限於門口處

男子將雙手放在把手上

試圖將劍拔起來

沒一回

劍就被男子拿在手中

同時劍也發出了紫色的光芒

「什麼人!」

守衛注意到異狀

連忙跑過來

見到男子拔出了劍

直接拿出自己的武器

「為什麼魔劍會被你拔出來」

男子不發一語

直接向守衛砍去

守衛還沒看清他的動作就被撕成肉片

旁邊的守衛見狀嚇得落荒而逃

男子沒有追上

只是看著自己手中的劍

「原來這是魔劍啊」

感嘆道

===

「團長!不好啦!」

「發生甚麼事!」

「魔劍被拔出來了」

「什麼...」

「接下來要如何處理?」

「不要將此事對勇者們說,並且暗中處理此事」

「遵命!」

守衛慢慢回去

艾維爾看他的身影消失後

「已經開始行動了嗎?」

這句話沒人聽到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