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既然上了賊船那就愉快地當海盜吧

在船上生活了幾天,菈倫覺得這艘船上的人都非常和善。


雖然他們講話很大聲很粗魯,不過那只是因為他們本來就這麼講話而已,然而善良是發自內心的。

他們讓菈倫住在原本儲存物資的倉庫裡,用麻布給她準備了床,還囑咐她晚上不要隨便跑出去。雖然她覺得不至於會有人對她怎麼樣,不過還是心懷感謝。


在船上就得工作,這似乎是約定成俗的規矩。不過揚帆掌舵之類的工作她是做不來的,因此就主動擔起了幫大家打掃環境的職務。


打掃本來就是菈倫的專長,沒多久她就把船艙內部打理得跟新的一樣。

菈倫第一次坐船,對船上的一切都很新鮮,打掃需要穿梭在船上不同的地方,也是一種很好的體驗。


在船上的第三天,他們已經離開了烏拉城的治理範圍,順流而下。


「好了,接下來妳只要聽舵手號令拉動繩索就行了,明白嗎?」

一個船員在甲板上說。


「明白。」

菈倫點點頭。


「那麼我先睡一會兒,有事再叫我。」

船員說著,就在甲板上的處角落裹著毯子睡了。留下菈倫一個人操縱船帆。


因為一直待在船艙裡很無聊,她就想要看看水手們都在甲板上做些什麼,沒想到他們人這麼好,竟然還讓她體驗操帆。

由於這是一艘小船,整艘船也就十多人,因此操帆的人實際上非常少,船員們之間都說好了,一會兒還讓菈倫去其他位置體驗看看,包括前甲板手、絞盤手以及鍵盤手等,她可以待在甲板上把所有職務都體驗一遍。


帆船的控制非常難,即便水手們教過她,沒有經過長時間的訓練是無法應付情況的。好在風向固定,風速平穩,菈倫並沒有太多需要做的事。


寬廣的河面是菈倫從來沒有見過的景色,冷風吹拂面頰,此時她才真正有了旅行的感覺。自由自在,無憂無慮,望著風帆,菈倫意識到也許這才是自己憧憬的生活方式。

她就這樣一直待在甲板上,直到中午用餐,連一點暈船的反應都沒有。如果未來找不到工作的話,當水手大概也不錯,就不知道有沒有船會收女水手。


帆船是木造的,因此在船艙中生火的危險不言而喻。按照規矩,只能在規定的地點和時間生火,因此想吃到熱的東西就只能等中午。在準備做飯的時後,廚師長跑上甲板要菈倫去幫忙。


在河面航行的好處就是不需要準備淡水。將撈上來的河水倒進一個大鐵桶之後,菈倫跟廚師長把切好的食材扔進去,開始生火煮湯。

菈倫並不會做飯,過去在家裡也沒有人讓她做,不過船員的伙食準備起來很簡單,就連她這種新手都能幫上忙。


整體來說,待在船上的生活非常愉快。唯一的遺憾就是有一次船長正要找她,結果發現她正在甲板上操帆,而原本的中艙鍵盤手則在旁邊睡覺,於是發了好大一頓火。


由於他們一直都是順風航行,因此航速很快,沒幾天就到了烏拉城的鄰近城市薩巴。

那是一座有著高大的土黃色城牆,周圍長有巨大樹林的城市。菈倫雖然從未來過這裡,不過她也有所耳聞。薩巴是與烏拉交好的城市,九成的居民都是獸人。


「等到了港口,妳就在這裡下船吧。我們本來就不是載客的船隻,之後也還有其他工作。」

在進港之前,船長把菈倫叫到船長室。


「嗯,這段時間非常感謝!」


「唉——」

不知道為什麼,船長按著太陽穴嘆了口氣。

「總算結束了,媽的真是累死人。」


「果然航行很累嗎?」


「妳以為呢!」

船長瞪了她一眼。菈倫不懂他是什麼意思,不過大概是航行過於疲累吧,從他凌亂的桌面就可以窺知他的壓力。

菈倫不管怎麼說也當過幾天的商會長,知道作為上位人士的心理壓力,所以對船長的疲勞也深感同情。可惜她幫不上忙,她能夠做的也就只有打掃而已。


船很快靠港了,船員們也跟著忙起來。船長帶著一隊人跟登船的港務說著什麼,這段時間菈倫也沒有閒著。


她很感謝這幾天大家的照顧,因為是在待船上最後的時間了,所以無以回報的菈倫正在打掃船艙,整理物品。

因為平時就有在幫忙清潔,所以普通船員的船艙不費多少力氣就打理完了。閒閒無事的菈倫正想著該做些什麼,突然想到船上還有一個最髒的地方,自己一直沒有打掃過,那就是船長室。


「真是的!就連居住環境都亂成這樣,壓力會大也是很正常的吧?」

菈倫碎念著,開始整理船長室。


環境凌亂的話,住在裡面的人心情也不會好吧。如果找不到東西的話,就會浪費多餘的時間,如果一切都一目瞭然就能省去相當多的麻煩。

這是她在謝利賀商會學到的知識,會長室即便沒有她整理,一切事物也都井井有條。既然是烏拉城最大的商會,在那裡學到的道理也一定是正確的吧。


當然,菈倫也知道隨便闖進別人房間整理物品是不好的,不過通常那種「不好」指的是經過整理之後,房間原本的主人反而會找不到東西。

不過菈倫可是專業的,像那種重要且常用的東西,她可不會隨便亂放。房間整理的精髓,就是要以照日常使用為基準進行的呢。


在菈倫的努力下,船長室很快就變得井井有條。最後剩下的工作就只剩下清理掉船長室的廢紙簍。


船員的生活幾乎不會產生多少垃圾,食物殘渣等東西則直接倒進河裡,反正魚會吃掉。不過在港口可不能這麼做,否則碼頭很快就會亂成一團,所以考慮之後,菈倫決定把廢紙簍裡的紙團捋平裝進行囊,等上岸了再處理。


最後,菈倫背起行囊離開船艙,與船上的各位一一道別。


--------------------


「妳說妳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在薩巴城門口,一個拿著長矛穿著鎧甲的狗頭人士兵大聲說道。


菈倫努力的抑制住看向他耳朵的視線,認真回答道:「呃——就是說,字面上的意思?」


「身份證明啊!身分證!成年之後就會發的那玩意兒,妳說妳沒有,騙誰呢!小孩子嗎!?別在這裡浪費我時間,後面還有人要排隊進城啊!」

狗頭人憤怒的大喊,這時菈倫才想起來似乎有這麼個東西。


在聯邦國,不管是哪個城邦,在成年之後就可以向相關窗口申請身分證,並且填寫相關訊息。只要有了這玩意就可以自由的在不同城邦之間通行,對納稅或者開設公司也相當重要。菈倫雖然從來沒有向政府申請過,不過在當上商會會長時,亞伯他們似乎已經幫她處理了。


也就是說她有身分證,然而東西多半放在商會,她並沒有帶在身上。


此時她當然不可能回去拿了,所以她說:「如果弄丟了怎麼辦?」


狗頭人士兵煩躁的撓了撓耳後:「回妳原本的城市辦理,不然就辦個臨時證。記得付錢。」


「那麼!」


「在那裡,那裡!妳以為怎麼樣?我就站在這裡幫妳生出一張臨時證?」

狗頭人朝旁邊的休息室一指,不耐煩地說。

菈倫看了一眼身後排隊的人,慌慌張張的跑進旁邊的休息室,在那裡已經有另一名士兵在等著。


「吵得這麼大聲,早聽見了呢。那傢伙脾氣最近很暴躁啊,妳別在意。臨時證是吧,填一下資料。手續費要一百塔菈,妳付得出嗎?」


「啊,沒問題。」

菈倫趕緊交了錢,然後專注在填表格。

表格上有著姓名年齡等等欄位,她一一填寫。最後一個欄位是「外觀描述」,留了好大一個框框。


「啊,那個是我要寫的。麻煩妳等一下。」

對方說著接過菈倫填好的傳單,又埋首寫了許久,這才交給她一塊木牌。

「這是臨時入城證,期限只有七天,超過就要辦理延期。妳離開的時候要記得登記出城,不過這個可以一併帶走,這樣下次來時可以快很多。」


「好的,非常感謝。」


「那麼妳可以入城了。」

狗頭人士兵朝後面的門一指,菈倫生平第一次踏進其他城市。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