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話

 然後,回到了一開始(序章)。





 大廳中央,正在持續上演定罪場景。


 我依舊被夾在牆壁和路法斯大人中間。正當我打算越過他的肩膀看一眼舞台上(?)的景象時,路法斯大人就更是覆在我身上遮掩著:

「喂,別出去!吶,妳為什麼偏偏在今天化妝打扮了?妳的眼鏡呢?妳知道這裡聚集了很多人吧?」


「誒……因為路法斯大人送了我一件禮服,所以為了不讓路法斯大人蒙羞,我才姑且努力了一把……看樣子是我誤會了你的意思……眼鏡我從昨晚開始就拿掉了,所以稍微有些頭疼……。」

 不能做不習慣的事情啊。對路法斯大人而言,感覺相當違和吧?我一下子沮喪地垂下肩膀。


「皮亞……妳不知道猶如虛幻的泡影一般佇立在此處的妳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嗎!?妳差點就成了狼的餌料了啊!要有危機感!是因為沒戴眼鏡所以才不知道嘛!被人緊緊盯著看的話,會損及皮亞的尊嚴的!明明平時就很可愛了,我盛裝打扮得超級美麗的新娘,又怎麼能被其他男人看見!待在我的陰影裡別動!」

「……哈?」


 雖然聽得不是很懂,但舞台上好像正進行到了最高潮,所以我暫且先側耳傾聽了起來。

 看樣子未婚妻的女性們,正單手拿著筆記本一個個仔細地反駁男性陣營所提出的罪狀。


「說來很不好意思,那天我腳扭傷了,並沒有到阿卡德米學園上課。所以我也沒辦法在食堂將紅酒潑到那個人的制服上。我的證人是在西王都的加爾帕醫師。」


「……那天我不是從一早就在郊外進行摘採藥草的實習嘛!當然不可能讓她從樓梯上摔下來了!你逃了實習課嗎?我的證人是藥草學的老師。」


「那天我從早到晚都在給學生上課,根本沒時間去撕一個女學生的教科書。數學課的老師好像挺閒的嘛。我的證人是我教的學生們……還有校長,你看怎麼樣?」


「哦……那天我一直都在接受從王宮叫來的大神官大人的禮儀指導。王太子殿下,您最近都沒來了吧?我的證人是大神官大人以及……第二王子殿下。」


 Bravo!!!!

 我可以起身喝采嗎?


 我抬頭看著路法斯大人說道:

「路法斯大人,謝謝你幫大家的忙。」

「皮亞,妳放心吧。她們都已經放棄自己的未婚夫,且著眼於未來開始為解除婚約而行動著。這場騷亂大概會加速這一進程吧。要是妳希望的話,我也會不吝惜為她們介紹新的未婚夫候補。畢竟只有皮亞一人變得幸福的話,妳也會自覺腰桿挺不直呢。所以我也暗中做了些不合身分的準備。」

「太好了……。」


 我抓住路法斯大人的西裝忍住了淚水。因為咬嘴唇會被罵,所以我忍住了。

 不知為何,路法斯大人好像在我頭上落了一吻。為什麼路法斯大人這麼時髦?大家都在關注舞台,肯定誰都沒注意到我們吧?


 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


「路法斯~!大家都在欺負我~!救命~!」

 突然,一道猶如甘甜的糖果般的女性聲音響徹了場內。這是……卡洛琳的聲音。

 我明白那道突如其來的聲音會讓人們的目光集中過來。


 怎麼辦?卡洛琳對路法斯大人……。


 路法斯大人在將我摟進懷中的狀態下,朝著舞台的方向回頭看去。


「……妳是……得到了誰的允許,才直呼我的名字的?」


 會場整個凍結了。


 卡洛琳對路法斯大人……直呼其名是完全不行的啊──!哎呀──!


「連我這位可愛的妻子都是帶敬稱來稱呼我。明明皮亞怎麼稱呼都沒關係的。」

 我的頭上再次炸裂起了唇音!

 拜託拜託別把我、別把我捲、捲進去,對心臟、對心臟很、很不好……。


「誒?呃?路法斯、先生?我是站在你那邊的呦!啊啊啊!那個人就是你的未婚妻?路法斯先生別被騙了!那個女人可是欺負了我好多次……。」


 大概是意識到要被一個不清楚長相的女人欺負是不可能的吧?卡洛琳的語氣顯得越來越畏縮。但是講到一半也已經足夠了。


 從路法斯大人身上散發出了一陣伴隨著冷意的霸氣……令會場陷入了恐怖之中!


「不光是我,妳,還打算愚弄我最心愛的妻子嗎?妳是說要與斯坦侯爵家為敵是吧?我明白了。就讓我舉一族之力全力擊潰妳吧。」


 ……雖然這麼做可能會讓人覺得不懂氣氛,但我也差不多該問了吧?


「路法斯大人?那個,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將我稱為『妻子』是嗎?」

「當然了,終於啊。皮亞,我心愛的妻子!」

「呃……我們什麼時候結婚了?」

「剛才我跟妳確認過了吧?賭注是我贏了?對吧。」

「是的。」

「就在那個瞬間,麥克替我們辦理登記了。」

「手腳也太快了吧!」


 前世的我,我做到了喔……十八歲就成了人妻……。

 不知怎麼的,會場充斥著掌聲。


「等、給我等一下,結婚是怎麼回事?雷庫說過,我們還是阿卡德米學院的學生時是不能結婚的!我也是為此才耐著性子忍到這個事件啊!」


 卡洛琳無所畏懼的發言,再一次讓全場鴉雀無聲。附帶一提,雷庫指的就是王太子殿下。居然也對他直呼其名……。


「雖然我沒義務回答妳,但我和我的妻子早就從阿卡德米學園畢業了。」

「誒?路法斯大人也是嗎?什麼時候?」

「……其實第一年的時候我就跳過全部課程畢業了。」

「那、那為什麼我們倆人還要繼續到阿卡德米上學?」

 要是不來阿卡德米上學,我們就不會碰到卡洛琳,也不會參與到這場定罪裡頭了!


「不能小看預言。與其在原因不明的情況下落入陷阱裡而無法應對,倒不如做好周密的準備迎擊還比較好,我是這麼判斷的。……要是被妳反對我會很困擾,所以就沒說了。對不起,皮亞。我有好好保護妳了,請原諒我吧。」

 又來了,我的……丈夫?又啾啾地落了幾吻在我頭上。


「喂,那個冰之宰相輔佐官……正在親人呢……。」

「難道他懷中的女性,就是傳聞中被宰相輔佐官溺愛,在小型茶會上倒下以來就絕不讓外出的那位──幻之千金!?」

「不論多麼美麗的小姐搭訕,都表情不變地果斷說:『像妳這樣的人能站在我身邊嗎?搞清楚妳自己的身分!我的未婚妻是妳就算活一千年也到達不了的高次元的女性!』的路法斯大人居然……。」

「他剛剛說的不是未婚妻……而是妻子?」

「那位女性……好像在哪看過……啊,是聽說在阿卡德米見到三次就會有好事發生的白衣妖精?」

「好驚人啊……那件禮服和項鍊,真是獨佔慾十足……。」


 第一次知道的消息太多,總覺得大腦無法處理……。



「真是的!為什麼要把我晾在一旁營造出那種卿卿我我的氣氛啊!雷庫!路法斯說了,他要擊潰我!你去好好教訓他吧!」

 卡洛琳的惱怒聲撕開了場上的喧鬧聲。


「唔、唔嗯,我知道了。路法斯,我看不下去你對卡洛琳的無禮!因此我要將你放逐到國外!」


 沒、沒想到王太子殿下要將路法斯大人放逐到國外……場內所有人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