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脑袋有问题的少女

01脑袋有问题的少女


人烟稀少的森林中,有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位少女。


男人穿着不知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洗过的脏衬衫和裤子,挠着没有修整过的胡子和头发,皮屑飘的到处都是。

接近野生兽类的男人,脸上露出了像野兽一样没品的笑容,正不怀好意的盯着少女看。


「嘿,没想到小姑娘你居然会主动约我出来啊。你刚才说的事儿,是什么啊?」


另一边的少女和这个肮脏的男人完全相反。

垂到腰间的长发,闪耀着银色的光辉,长长的睫毛点缀着紫色的眼睛。

秀气的鼻梁,樱花色的嘴唇。

这些安置在脸上显得小巧而又精致,雪白的肌肤像是陶器一般光滑。


披在身上的麻布长衣没有任何的装饰,在远离城市的这个村子里是十分常见的款式,与其说是朴素,倒不如说是寒酸。

但是,如果是穿在她身上的话,反而会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俗气。

倒不如说,那件衣服作为一件装饰,更加衬托出了她的纯洁无瑕。


只是凑巧站在那里就会自然的吸引周围人目光的少女——库莉茜耶,正面无表情地抬着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那个,请你不要再碰库莉茜耶的身体了」


库莉茜耶对自己眼前的这个一脸猥琐的男人提出了她的要求。

男人——加罗听到这句话后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但还是笑得很厉害。

虽然少女也曾用表情表示出不愉快,但是这样说出口还是第一次。


「什么啊,不就是稍微碰了一下下吗?摸几下而已,屁股上的肉又不会少,你想太多啦」


加罗并没有特别针对少女的性癖好。

他更钟情于丰满的成熟女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个正常的男性。

然而,被村子里的人捡到的这位少女,仿佛有着连他都会丧失理智的魔力。


清澈的眼睛无论何时都充满了理性,笑的时候也只是稍微动一下嘴角。

比起外表的美丽,有品位的举止更加突显出她的温文尔雅,在村子里——甚至连城市里都看不到的魅力,这种不可思议的氛围不知为何让人感到魅惑。


最开始只是一时冲动。

加罗从过军,在村子里的工作是教自警团的士兵和小孩子们剑术。

他对库莉茜耶,只不过是顺便的轻轻触碰几下身体的小骚扰罢了。

然而她也没有表现出很在意的样子。

那大概正是契机。

村子里有很多人觉得,鹤立鸡群的库莉茜耶令人不爽,周围的人也没有积极的阻止过加罗,她自己也没有表现出很讨厌的样子过,所以刹车失灵——这就是事态不断升级到今天的原因。


她似乎也从来没有向抚养她的养父母告状过。

看那个样子,只要不太乱来,今后她也不会向谁举报吧。

在这片静谧的森林里,多多少少的一些恶作剧大概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放心吧,我又不会弄疼你」


说着,男人逐渐靠近。

库莉茜耶向后退了一步。


视线左右滑动,侧耳倾听。

周围的动静、地面的情况、风向、站立位置。

刚刚好,库莉茜耶如此想到。


「还不住手吗?」

「诶,别这么说嘛。叔叔我只不过是想和你增进感情而已」

「……增进感情?」

「对,增进感情。小姑娘你应该明白吧?」


库莉茜耶就像是害怕似的——她假装成那样,一步一步地后退着。

二步、三步。

在那里,像是身体没踩稳一样,库莉茜耶仰面倒下,男子扑了上去——


「没事儿……啊,呃……!?」


——他的喉咙被训练用的短剑刺穿了。

这是事先挂在树上,藏起来的短剑。


利用对方的势头进行的穿刺攻击。

虽然是不错的一击,但是稍微浅了点,要杀死对方的话,姿势还不够好。

她扭转剑柄,一边搅拌着软肉,一边将男人的身体从上方挪开。


男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捂着脖子蹲在地上,痛苦万分。

库莉茜耶站起来后,从上方瞄准了脖子上的骨头将木剑戳了下去。

第一次,因为男人挣扎,刀刃从骨头上滑了出去,挖出了一块肉后戳到了地面上。

拔出来之后,再一次。

伴随着沉闷的触感,这次才感觉到颈部骨头被击碎了,库莉茜耶满足地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


「嗯,这样就搞定了」


男人面目狰狞,库莉茜耶一边看着他奇怪蠢动的样子一边微笑着,一点一点地拽着男人的衣服拖了过去。

就在他的旁边,一个足够允许成年人站立还有富余的大洞,已经被事先准备好了。


这么深的话,就不会被野兽嗅到了吧,她再次确认,把痉挛的男子扔了进去,用铁锹盖上土后,啪嗒啪嗒地,一点一点地踩实。

结束后,她接着确认了自己身上的污迹,看了看木剑的刀尖。


木剑上沾有少量的血。

只是刺穿了喉咙——虽然量不是很多,但也有可能附着在自己的身上。

她脱下长衣,穿着内衣仔仔细细地检查着,得到满意的结果后欣慰的点了点头。


从很早以前,库莉茜耶就在想着要怎么处理这个令人不愉快的男人。

如果只是杀死他的话,轻轻松松就能做到,但是无论如何也想要避人耳目的完成。

使用刀的话会溅出血,虽说如此,单用木剑的话又稍微有点弱。


库莉茜耶的身子很轻,即使加上体重也很难用木剑当场击杀。

即便是用锤子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打碎头盖骨,但是那样如果发出惨叫声的话也很麻烦。

库莉茜耶没有杀过大人,况且他的体力也不容小觑。


最终得出的结论,利用对方的体重来刺穿喉咙是最有效率的——甚至还能顺便防止对方发出惨叫声,连偷什么道具的工夫都省了,结果非常好。

真是太棒了,库莉茜耶满足地松了口气。

她最喜欢那样有效率的方式了。


用小刀将沾有血的木剑前端轻轻削薄,削好的部分再用土去弄脏使之看起来更为合理。

对于杀人没有任何的罪恶感和恐怖感。

只有单纯的成就感,把这个妄想摸自己身体的恶心男人处理掉的成就感。

事情按计划进行实在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这样就能消除掉日常中的不愉快,生活也会变得更快乐吧。


房间脏了就打扫。

不愉快了就杀掉。


「诶嘿嘿,不快点去买南瓜可不行~」


对她来说,杀人只不过是这种程度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位名叫库莉茜耶的少女,是个无可争议的异常者。





『少女所不期望的英雄史诗』





以狩猎和农业、岩盐开采为主业的卡鲁卡村,是众多地方村落的其中之一。

特别是岩盐,十分优质,是村子的主要的交易品之一,也是这个村子比其他地方更富裕的原因之一。

庄稼虽然因为它有点收成不好,但是山上提供的食物能够弥补它所带来的缺陷。

村里的男人有一半都去了岩盐的开采场,剩下的一半去当了猎人。

女人们则负责耕地洗衣服等杂活儿。

三岁的时候被捡来的库莉茜耶,正是被村子里的猎人所收养的。


在连厨房都没有的寒舍中。

在中央的地炉里吊着,正煮得咕嘟咕嘟响的是番薯和豆子做成的炖汤。

这是一种加入了微乎其微肉干碎片制成的简单料理。

银发的少女——库莉茜耶,啪嗒的一下靠着火炉一屁股坐下来,时不时地用汤匙舀起来一勺,一边小嘴巴吹着风冷却着热度,一边品尝着味道满足地点着脑袋。


「……嗯,煮的很完美」


汤里的猪肉味道刚刚好。

被猎人捡回来真是太好了——在这种时候总是这么想。

即使每天都不多,但也算能吃上肉,实在是太奢侈了。

仅仅在番薯和豆子上加上点盐也没有多少味道,鲜味也很少。

果然炖汤里还是需要有肉,用汤匙品尝着捞出的汤,库莉茜耶一边幸福的咀嚼着,一边舒缓脸颊确认着肉香。


杀了加罗后,顺便在森林里捡来的香草。

多亏了那个,肉的腥味在某种程度上被缓和了。

去除了腥味的肉里残存的是浓缩的美味——对于令人满意的结果微笑着,库莉茜耶不断的以尝味道之名填饱了肚子。

本来就为了这所谓的尝味道,汤总是做得多一些。


库莉茜耶喜欢理性的东西,当然被食欲等动物的欲望所支配,对库莉茜耶来说应该是感到羞耻的事情。

但是,也许是由于生来的体质原因和小时候饿着肚子在森林里徘徊的记忆的缘故吧。

令人遗憾的是,库莉茜耶对食物的欲望总是比别人要强上一倍,有着忍不了偷吃的坏习惯。


——往热水里撒上盐后把食材一股脑丢进去就好。

契机是抚养自己的母亲那不能被称之为料理的毁灭性烹饪法。

由于太过于难吃,库莉茜耶从小就开始帮家里做饭,现在已经完全沉浸于烹饪的魅力中了。

要问为什么,因为可以随心所欲的添加自己喜欢的味道,而且有「试味道」这个正大光明的理由的话,还附赠可以随便喝汤这一特殊待遇。


对于分分钟就饿肚子的她来说,「试吃」这个概念可以说是上天赠送给她的礼物,现在家里的料理都是由库莉茜耶来负责的。


对调味漠不关心的父母,也已经完全沉浸于库莉茜耶的料理中了,『真不愧是我的女儿』对自己的女儿大为赞赏。

多亏了这一点,库莉茜耶被评价为顾家的的孩子。


做饭简直是百利而无一害啊——库莉茜耶十分满足。

能吃到喜欢的料理,通过试吃来饱腹,还能得到周围人的好评。

对于库莉茜耶来说,现在做饭这件事,已经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但是,果然还是少了点什么……明明,想做南瓜汤来着……」


库莉茜耶不满的噘起小嘴。

昨天小贩到村子里来了。

小贩会在村子里待一天,第二天早上就要出发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库莉茜耶本应该在昨天之内就买好了心爱的南瓜,但是因为小贩来了,在人们的目光被吸引的同时,库莉茜耶需要去挖好埋那个男人的洞,所以没能去买南瓜。


炖汤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

但是,对于胃『已经变成南瓜的形状』的库莉茜耶来说,果然还是有些不满意。


——要不然再多加点肉进去。不,不行。剩下的是明天的份。


以尝味道之名,不断的将汤送进胃里。

一边填饱着肚子一边思考着,这时,大门被哗啦一声打开了。


「啊……」


出现的是一个女人。

长长的黑发马马虎虎地在后面扎起来,脸上虽然有些雀斑,但是五官端正,是一位美丽的女性。


「欢迎回来,妈妈」


库莉茜耶坐在地上,向归家的母亲——格蕾丝问好。


「我回来了,库莉茜耶~已经在准备做饭了吗?」


「已经做好了。今天有点热,所以试着多放了点盐,味道怎么样呢……」


库莉茜耶用汤匙稍微盛了些汤递给了格蕾丝。

抚养了库莉茜耶的母亲看着做饭中——自称「做饭中」的库莉茜耶苦笑着,抿了一口汤汁。

虽然她明白,肚子饿的库莉茜耶大概是在谎称尝味道其实是在不停的喝汤,不过并没有点破。


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早就被发现是个贪吃鬼的库莉茜耶,在她看来实在是太可爱了。

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比一般人做得更好,认真、坦率、勤劳——贪吃是库莉茜耶少有的孩子气的部分,而格蕾丝则微笑着默默守护着她的这份稚气。


「嗯~很好喝哦,库莉茜耶」


「真的嘛?」


「哼哼,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骗你呀」


村里最漂亮的美女格蕾丝和本领高强的年轻猎人格鲁卡喜结良缘,村里的每个人都为他们感到高兴和祝福,然而不幸的是,两人之间没有孩子,而且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孩子也早早就夭折了。

就在即将被悲伤所压垮的时候,丈夫格鲁卡捡到了被遗弃的库莉茜耶。


两人决定将神赐予给他们的孩子库莉茜耶当成自己真正的孩子一样疼爱,并且库莉茜耶也确实超越了父母的期待。

对于现在被称为全村最漂亮的库莉茜耶,格蕾丝完全没有丝毫不满。

当然,她早就注意到库莉茜耶是一个不擅长读懂别人感情,稍微有些奇怪的女孩,但是她的爱情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倒不如说,引导她正是父母的职责,耐心地向她讲解各种各样的事情——至少可以说,库莉茜耶能像如今这样在村子里过着正常的生活正是多亏了她。

对爱着自己的父母没有不满的库莉茜耶也是同样。

除了稍稍有点过分保护之外,格蕾丝和格鲁卡可以说是理想的监护人,库莉茜耶也对这样的两个人有着近乎亲情的感觉。


「……库莉茜耶做饭做的是真好呀」


「诶嘿嘿……」


被抚摸脑袋的库莉茜耶微笑着。

然后扑到了格蕾丝的身上,抱住她,将脸颊贴到了她的乳房上。


刚才杀人的事情已经从脑子里烟消云散了。

在这里的只是一个与年龄相称的少女。


——已经是第三个了。

在这之前,库莉茜耶也已经亲手处理掉了两个同年龄的孩子。

对于库莉茜耶来说,杀死让自己不愉快的人没有任何抵触。

在村子这个共同体的规则中,杀人是不可以的,所以她才隐瞒了下来。

她对把杀人作为手段来使用一点疑问都没有。


让自己不愉快的人,光是存在就令人不快。

就算是杀了人,自己也不疼不痒。

既然这样,杀了的话就舒服了,而且也不会再见第二次面。

这种,无论到哪里都是简单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回路。

她拥有优秀的才智,却缺乏一颗共情的心。

这才是库莉茜耶所具有的重大缺陷。


话虽如此,她并不是快乐杀人狂。

这种思考方式很独特,但是只要不谈她这种与众不同的道德规范,库莉茜耶的感觉和其他人也没什么区别。

教导自己村子里各种的规矩,并把自己当作亲生女儿来呵护的父母,库莉茜耶也对他们感受到了与亲情相近的感情,所以她对这样的人也不惜余力。


「妈妈,还有其他需要我帮忙的事情吗?」


——利益与不利。


她总是用得失的计算来考虑事情,十分的单纯。

她认为,向对自己好的人回礼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于保护和养育自己的父母,自己也会尽全力的去实现他们的愿望。

于是,在她自己的心中,利益与不利是合算的。



这种感觉与孩子对父母的爱没有太大的差别,倘若对她投桃,她自然也会报李,以类似坦率、纯粹的好意来对待。

对她来说回应期待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不辞劳苦,比起普通的孩子,不如说她更加勤劳善良——是那种理想中的好孩子。


「嗯……扫除也……衣服也洗了啊……」


格蕾丝被她问到,为难地环视了一下房间。

物品都收拾好了,室内空气也通风完毕。

房间里非常的干净,没有灰尘也没有污渍,内衣之类的衣物也被好好地挂在外面晾晒。


「哈……真是的。一个都没剩下反而像是我在被女儿养一样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孩子呀」


格蕾丝苦笑道,继续抚摸着库莉茜耶的小脑袋。

她微笑着眯起眼睛,紧紧的抱住了库莉茜耶。


「离天黑还早,你出去玩会儿吧」


「……好」


少女静静地微笑着点了点头,摩擦着母亲的脸颊。

毫无疑问,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异常者。

但是在这里,只有一个和外表相符的少女。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