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是誰?

她是一個很有精神的,經常在微笑的女孩子


自從小時候,她總是在我生命的中心,我在她高興的時候會心裡會很安心,在她哭泣的時候會很沮喪


但因為我是對這方面情感還不夠熟悉,我並不理解這種感覺,不過我跟他在一起這個事實就像答案一樣,十八年來她都是處於我人生的的中心


我不曾嘗試過疏遠與她之間的關係


她總是在我身旁,那快樂的陽光般的微笑就像向日葵一樣填補我的內心,每次我看到她微笑,我可以清楚理解我內心的感覺,她的微笑對我來說就像就像安定劑一樣


我從來沒有想過沒有她的人生


我沒有想過與她的未來...但反過來說,我也沒有想過與她分別的未來


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我都與她在一起,我幾乎一直都跟她在一起,所以我以為我知道她的一切


但是,當我在暑假結束回到學校之後,聽到她因為懷孕而被學的謠言時,我第一次為了我不知道的她的事情感到驚訝


在喧囂的課堂中,在尋找懷孕的可能對象的時候,我總是第一個被同學們懷疑的人。我們總是一直在一起,這不是主觀的看法而是客觀的看法,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被懷疑


但是,當我看到自己流下的眼淚時,我很快意識到那個人不是我


在這個時候,我第一次理解到青梅竹馬的好意,同時也受到了周圍人的同情。注意到以前與她曖昧的身份讓人有些耳目一新,但是因為理解得太晚,最終讓我失去了除了後悔外所有的感情


意識到自己對她的好感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她已經是別的男人的了


在回家的路上,一個人走會感覺寬廣的通往學校的道路上,我總是有我的青梅竹馬在我身邊,她笑著講些無聊的笑話,我會帶著苦澀的笑容輕輕地戳她一下,過著這樣的日子


在我身邊純真無邪微笑著的她已經不在了


在我身旁微笑著的她是騙人的嗎?這樣的問題在浮現之時也消失了


對著我的那個微笑是虛假的,對著別人展現出的是更棒的微笑的時候,我幾乎快瘋了


自從謠言在學校傳開來以後,她就沒有在學校出現過。將此視為嚴重事態的學方表示她與父母正在辦理退學手續


"瞳這種年紀就當媽媽了?"


"如果我請她跟我做的話,她就會做嗎?"


周遭開始有責罵她輕浮的趨勢


雖然她依舊是個高中生,她與某人共度一夜而帶來了低俗的印象


我對於周遭對她的意見沒有說什麼,只是沉迷在青空外的景色,這世界是如此的寬廣,我卻只注意到一個女孩的貞操,鄙視與毀謗。在如此骯髒的世界中,在心中殘留的只有後悔


我現在為了保持自我就已經盡全力了


與她還在一起的時候的充滿色彩的世界如今看起來是灰色的,當理解到她在我人生佔有多大的地位的時候,深沉的後悔襲來,我只能在回到家的時候一個人默默地流著眼淚


"我進來了。"


當天晚上,父親的身影出現在憔悴的我的房間裡面


"你還好嗎?"


我什麼都回答不了,叛逆期的時候,我不想在雙親面前表現出任何弱點,儘管如此,我現在也只能表現出憔悴的樣子


"我聽說了,很辛苦吧。"


父親似乎在想著我的事情


"...你還好吧,雖然聽起來會很誇張"


父親慢慢著說著


"但是如果一直繼續這樣下去,你將沒辦法認清現實。你今年已經十八歲了,你今年就可以結婚了。你已經是個大人了,你不能再繼續這樣沉淪下去,你必須成長。必須成為大人。你母親和我...不管怎麼樣都會在你身邊。"


父親摸了我的頭


十八歲了,我沒預料到還會有被父親摸頭的一天


在這之後,父親離開了我的房間,大概是覺得已經沒有話可以對憔悴的我說了


當天,我做了一個夢


當我們還小的時候,青梅竹馬的她鬧脾氣,我不能放著她不管所以兩個人一起離家出走,天快黑了,我拼命的安慰著哭泣著的她到喉嚨都痛了


"沒問題的,所以沒問題的"


當時的我壓仰著想哭的感覺並不斷地在鼓勵著她,我自己也知道這並不是沒問題的,與同齡的她兩人在不熟悉的土地上的這種十分不安的狀況


但我就是持續鼓勵著她


雖然有種那些話都是對自己說的感覺


但我一開始只是想讓她不要再哭泣了


我不喜歡她哭泣時的臉,我喜歡的是她露出笑顏的臉


雖然是以女孩子來說是一點也不優雅的微笑,我在那時候就已經被吸引住了


隔天,我沒去學校並直接去她家,我不知道理由,但是我對跟那個以前一樣,獨自決定事情並一個人就這樣往前的她還是感到很擔心


當按下對講機的時候,我比以往還更加緊張


"阿姨,早安。"


我對一會兒後便走出來的她的母親鞠躬


"喔,早安,找瞳嗎?"


"…是的。"


"稍等一下。"


阿姨這樣說著,一邊邀請我進家裡,她上二樓去呼叫瞳,在聽到阿姨大聲地呼喊之後,瞳出現了。


"健,怎麼了嗎?"


瞳看起來跟暑假之前一起回家的時候一樣,很有精神,肚子還沒有明顯的大起來,跟暑假之前比起來沒有什麼變化。


"...身體還好嗎?"


我曾經可以自然地跟她對話,但是現在我感覺很尷尬而對她像是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說話


"先進房間裡吧。"


"...打擾了。"


當我被帶去樓上的時候,我在想著我第一次進去她的房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通常都是被她推回家的立場,很少上門拜訪,自從小學以來都一直是這樣。


...我才理解到我並沒有去在乎她,也沒有自願的去跟她發起對話


雖然曾經說過喜歡,但是那是因為那份甜蜜,她一定已經愛上別的男人了。


我幾乎要哭出來了,當我久違的再次進入了她的那充滿女孩子氣息的可愛的房間。


"...那個動物玩偶。"


當我走進了房間,我在床上看到了熟悉的海豚玩偶,那是我在幼稚園的時候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你還留著它嗎?


"那個海豚玩偶,是跟父母一起去百貨公司時你跟他們一直要求而買下來的。"


"嗯...啊啊,很懷念呢。"


在說了並同意之後,我被強烈的後悔侵襲了,不管如何陷落,繼續談論這些只會讓我更痛苦


"順便一提,健把它送給我當作生日禮物。"


胸口感覺就要裂開了


我很高興她還記得它


我很高興她還是很珍惜它


但是我對於被拋棄了感到很傷心


不,我不是被拋棄了。


我一直都沒有好好回應她的溫柔,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就是這樣


的確是這樣


與跟與她共度一夜的人相比,我有跟她表達過我的心意嗎?


沒有


從來沒有


即使如此,說我是被拋棄的那個還是很奇怪


她只是與她喜歡的人互相加深愛意而已,懷了喜歡的人的孩子這件事只是額外的產物而已


拋棄她的人是我


明明對她抱有好感,卻只有擺出曖昧的態度


"那麼,今天有什麼事嗎?"


"...是誰?"


但是,我還是想知道


"你的那個人是誰?"


她的伴侶是誰?


她喜歡的人是誰?


會跟她在一起走向未來的那個人是誰?


"你會跟誰一起扶養這個孩子?"


"嗯。"


她指著我


我問的是跟她一起扶養孩子的對象,但不知為何她手指指向我


"嗯?"


在幾分鐘前還佔據我腦海中的情緒消失了,冷冷的汗水劃過了我的臉龐。

你的回應